刀光剑影里品几分

“待我撕开半里这晨昏的乾坤,三尺青光轮转洗烟尘。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看海阔云高波澜生”
《逍遥法外》根据弗兰克·威廉·阿巴内尔的真实事迹改编,讲述了这位通天大骗在16岁开始的5年内,纵横世界,伪造多重身份,骗财又骗色及两次越狱,成为多国通缉要犯的的传奇人生。
“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阿巴内尔经历过人生的辉煌,最后也回归了中庸的生活。昨日有18世纪的卡萨诺瓦,今日有20世纪的阿巴内尔,明日呢?未来一定还有更多的传奇,但繁华落幕,回归平庸也一定会是后来人的宿命。江湖就是一座舞台,换的只是演员与传奇,而舞台,从未变过。
“人说江湖浪涌最多无畏的人,来三钱热酒买我的心魂”繁华终会落幕,而台下之人亦无需太多惋惜,只因世事无常,不定哪日,这传奇,或许将由你来领衔。而台下亦将万众倾倒。
“道,莫急莫停莫转身,狭路相逢莫论归程,莫问,有谁在等?”
另外,剧中最后的那个小女孩特别萌,虽然出场时间不够1分钟,但也紧紧抓住了我的心。亲亲

     
老城的车站总能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就像是火炉里临近熄灭的碳火,散发着残存的温热,不浓重不狂热却能让人感到温和的满足。早上的天空深邃又明净,就像我们的灵魂深处。层层被晨曦映衬的云,如同俗世的琐碎牵绊着内心,折射出旅人盲目复杂的神情。漆黑的眸子里仿佛盛着一碗糖浆般胶着的急躁。包裹在拥挤的人群中,相互间所谈论的也仅限于世俗的层面。坐在候车大厅的蓝色座椅上,整理好背包放在身前。目光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木讷的表情。对面的几人围成了一个圈子,相互谈论,打闹,嬉笑,带着一颗愉悦的心。

离人愁 – 李袁杰

图片 1

词:李袁杰

       这一天是我在老城车站最后的身影。

曲:李袁杰

     
初来乍到的懵懂,经由时间锋利的雕琢蜕变成注入鲜血的成熟,如宇宙洪荒起源般漫长。成长。
 不知何时习惯了每天早起,习惯了蒸笼一样的候车室,习惯了乏味的盒饭,习惯了五、六个人一起。习惯了偷玩手机。亦如一部有声默片,舞台上演绎着人物情节爱恨别离,台下的人彼此于内心涌出共鸣,无数的光影构成了影片,它永恒的存在于过去的某个桥段里。
         落幕不是结束。

编曲:筱筱雨沐

   
 感谢所有舞台上的你们,让我在两个月里演绎着自己的人生,感谢每一个角色,让此刻坐在台下的我泪流满面。

混录:Rown

       咱们江湖再见!

春去白了华发落寞了思量

剪下一缕愁丝遮目让人盲

今人断了肠 今天各一方

今生与你相见无望

繁华落幕离人难敢诉衷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