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又是1988年的梦吗,现实之于梦境之于现实

2018又是1988的梦吗?显然是梦中梦,第一集的2018是真实的,后面1988都是他自己织造的梦境,为了要完成2018年的使命把未完成的案子结案,在安民值科长(医生)的助推下、在三班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却回到了心心念念的2018
年,见到了他牵挂的妈妈、姑妈、前女友,而每个人跟他说:只要他幸福就好。
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原来自己是在众多未结案件中迷离了自我,哪是真实的?哪是虚幻的?身体在被撞后灵魂出窍犹如梦境并在他乡遇故知。
再回到2018感受不到疼痛,尹巡警和系长一直在不断的呼唤他,让他更加迷惑,他挣扎在痛苦的边缘。当他站在天台明白了2018也是梦的时候就毫不犹豫、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这一跳是视死如归的去到了1988,救下了三班的人。安民值科长一直跟他说要一起回去,然而他把调令撕了,呼唤他的无线电切断了。
现在三班一起合作去破案,这就是太柱想要的幸福生活,有喜欢的人爱的人,有自己的用武之地,重要的是和谐,隐藏功与名。

结尾“炎热的夏天,感谢一直喜爱。”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故乡的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于我也是如此。炎热的夏天,感谢一直陪伴。

韩太柱经过手术终于苏醒,看到身边的母亲,主治医生,手术医生等,大家期待而高兴的脸,太柱是否感受到关心呢?

设定依旧选在那个十分辉煌的年代,1988汉城(首尔)奥运会,裹着暂时被压下的韩国国内反对党对于“五一七光州事件”、“全斗焕滥权”、“言论机关裁废合并案”、“政治献金”等的政治斗争,
以及为了国家良好形象而被肃清的“流浪者们”,“兄弟之家”,像剧中也有提到的辉煌之于一部分人却是噩梦的开始。

安科长这张脸好像更适合1988腹黑的警察,太柱第一次见他没有握手,一来是不信任安科长,二来他尚在昏迷,无法握手。张医生倒是比较和蔼可亲,他很早出现,说话也是劝慰的方式。

剧本大部分展开在远离首尔的某个乡村,大时代背景恩泽并未照耀到的地方,映出远离首都的乡村地区里的诸多小人物的挣扎与无奈
,以及从繁华地区延伸到此的,滋生在恩泽之下的腐败与恶臭。

太柱的母亲与88年相比过分苍老,原本独自抚养孩子就很艰辛,再加上丈夫莫名去世,她比一般人更易显老吧。

到第一次站上天台之前,我的内心也坚定的认为此刻只是一个梦境,只是潜意识的反应,毕竟无论从时空的发展顺序逻辑来看,亦或是从伦理,以及身份职务扮演的角色来看,于情于理,2018才是生活的现实,1988只是潜意识的梦境。但是当尹巡警同样站上来的时候,我居然开始产生动摇-

多亏太柱回到2018,不仅破解了红甲案,还找到了杀父凶手,那个没有自己身份的人。他一直抱着仇恨生活,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弟弟,无期徒刑更像一种惩罚。

“如果不存在的话,便什么都感受不到啊。”

编剧的妙笔生花之处在于,提到了Over the
rainbow.这首歌是电影绿野仙踪的主题曲。虽然没看过,但了解到电影不仅在讲述童话故事,而是用另一个世界影射现实世界,而且最终主人公回到了现实中。主人公在童话世界的经历就是不断收获,寻找自我力量的过程,是一种成长。

可是感受到的皮肤的温度竟然有些轻微发烫,心脏也是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这真的只是梦吗?

我们的太柱不也如此?
1988的经历是他寻找自我的过程,三班的人所用的调查方法他都已经学会,即使三班的人不在世上,他们的音容笑貌还影响着太柱。2018的韩太柱,凝聚了三班的所有力量,三班的能力都体现在韩太柱一人身上。三班的人在哪里?
殉职? 不,他们活在太柱心里。三班一直在一起,没有分离。

我一直认为我足够坚定,可时间一长我居然产生动摇,我甚至愈发怀疑-

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如何,可是韩太柱应该选择他想要的,为自己活一次,不是吗?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