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宁浩,你越来越可怕

似乎也没有那么糟,但宁浩的活儿应该是很细的,而不是这么糙。电影乍看上去真像是宁浩版的《无耻混蛋》,搞电影的草台班子,一个看似不好对付的敌酋,一帮乌合之众,但短板实在是多了些。前半部分贫嘴的过火,中间夹杂了不少无厘头把戏,《无耻》是一本正经讲荒诞故事,《黄金》却是用闹剧去诠释闹剧,而且,一点正经没有的贫嘴几乎是我最不喜欢的手段,哪怕像《大魔术师》那样忽明忽暗的耍宝也好啊。后半部的煽情又未免缺乏节制了点,看上去颇为不搭,另外,王水的主意,的确算不上什么好主意。
黄金小队的几个配角几无存在感,看上去更多是编剧的原因,女主则简直是个灾难,前几天看首映典礼,两位主角献唱了一曲,这位假唱还抢拍子的红楼梦中人,其做派就让我担心了一把,现在看起来大抵是没错的。
宁浩老师前几天在三联自我检讨了一番,话越说越狠,槽越吐越多,照哥们的话说,是“暴露了一颗文艺青年的心”,这样不好。

受世界性经济危机和个人性经济危机影响,收缩钱包,所以碟不买了,电影院去的少了,都改成下载了。《赤壁下》,我忍了,管他吴宇森火烧赤壁大把烧钱,管他大明星,大场面。《非诚勿扰》,我定力不足,没忍住,去了,也笑了。

      早该去看的一个电影一直拖到今天才看,不过特别happy居然赶上早场的半价票,哈哈哈,《黄金大劫案》我的福星么?
宁浩,除了用鬼马精灵来形容你,我想不出更多的词,《黄金大劫案》宁浩一个新的开始。之前的两个疯狂可以用笑、闹来概括,但是如今这个不能再那样说了,因为宁浩不再限于青春期的狂热,开始走向沉稳与成熟。
    前半段小东北的“街溜子范儿”笑料不断,这种街头范儿让“革命事业”很草根儿啊。特别清楚的记得小东北的一句话“拽着猪跑我能不喘吗?”这些贫嘴话,真真的可以拿来玩玩儿!贫嘴是一门艺术。
    有人短评说《大劫案》有哭有笑有黄金,我看电影的后半段就一直在哭。宁浩,你太狠了,姐自认为是一个很理性的、很克制的人,也被你突破防线!是小东北为了救芳蝶一干“救国当党”把存放黄金的库房告诉了鸟山,结果一伙人中了圈套。小东北里外不是人,鸟山命人毙了小东北,气氛几度紧张,虽然我知道故事主角必定不会死,但是特写的镜头下,小东北的颤抖还是让人很揪心,为他委屈,因为他的简单把一个牵扯国家存亡的国际交易简单化,他也以自己的观念帮救国党决定可以不要黄金,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这时候金镖十三郎飞出来,镖法从来都不准的他,这时候换身为神镖手,歪歪肩,走路一瘸一拐的白毛老头这会儿上下飞车,以一当百。这时候鸟山为自己庆功的音乐也完全成了配合山三郎的进行曲。扶清灭洋运动的遗老,已经神志不清的老头儿唯一没有错乱的就是爱自己的儿子。虽然,这个桥段肯定是刻意夸张,但血脉间迸发出的力量再怎样用外力渲染都不为过,因为在一个自我的道路上走的越来越远的民族需要这样浓重声音。郭涛的伸手还不错,但是就那样子被威压吊的估计也要叫苦不迭。
    此刻我回想起之前关于十三郎不多的几场戏,儿子被劫持山三郎出镖毁掉包租婆的窗玻璃;不交房租被赶出后淋雨是为儿子拿锅盖挡雨,给儿子做永远的苞米茬子粥……到救出芳蝶一干人在教堂为儿子求情,还有最后喝不下的那一碗酸菜疙瘩汤,父子之间的感情来的太深,父子情的表达来的太残忍!
不知道爱情戏份原本有多少,剪辑时删掉了多少,为了符合时间要求又割掉了多少,反正我看到的只剩下一小小部分,没有肉只剩下骨头,那句“爱有什么下流的”不得不让我想到现在随口会说出的“我爱你”,小东北和行长女儿顾茜茜的爱情只剩下了骨头,并且宁浩真的太狠,小东北和顾茜茜接触的几场戏无一不是面对生死,是不是在宁浩眼里爱情和生死是同样重要的问题,浩子,你是要说“不相爱,毋宁死”么?爱情本该有的那些浪漫,在被生和死的问题挤得没有空间的时候,宁浩把二人的浪漫放在了另一个世界。顾茜茜死了,小东北坐在影院里,看到银幕上的顾茜茜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小东北手中帽子里飞出的蝴蝶飞出影院的暗箱,飞向宽阔和光明,把叉子玫瑰呼唤成真正怒放的生命,然后和那只大船一起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尽管似乎宁浩不想太过涉及关于爱情,但是看完之后还是不得不感慨:我爱你,不一定在嘴里!你走吧,也许正是那句“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没有答案的话题才是永恒的主题,宁浩也不例外,既然说不清楚,那就留给大家去说吧!
    尽管电影如宁浩自己所说有很多不好的地方,这话既然导演自己说了无需别人再提。
宁浩,你越来越可怕!

最后,无论如何,作为宁浩脑残粉我表示非要打四星。

在政府蔑视知识产权,偷了东西又不承担责任的大环境下(汗,说这话真脸红,我承认我是小偷,盗版碟一箱子,下载的正存储的有三百多G,看完就删的不算),大部分中国人去电影院是为了图一视听效果,被大屏幕冲击一下,被三万六千度环绕立体声从脚掌心震到后脊梁骨再震到脑浆子里。当然电影院还是当今时尚男女约会的理想场所,培养感情、加快进度的浪漫之地。

我神经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迟钝,不会轻易被镇住了,所以第一条吸引中国人进电影院的理由不成立。

其次我单身,所以第二条也失效。

但我这人有一毛病,就是总怀疑自己的幽默感。或许是基因里的孤僻因子作怪,总感觉离
他人很远,不知道别人会因什么笑,因什么哭,对他人的情感和内心有股偷窥欲。有一段时间,我自诩很幽默,我的一大理想也是做个拍喜剧电影的幽默。Why
so
serious?沉闷的、深奥的、严肃的、苦大仇深的电影能把我杀死。可后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的笑点长错了地方。我感觉很可乐的,别人感觉很冷,打击得我差点心灰意冷。

然后我就生了病:一上映喜剧电影,我就心痒难耐,总想坐到人群当中,听到其他观众的笑,我才踏实,同时电影给我的快乐也加倍。所以,如果同时上映好几部电影,我优先选择喜剧。通过看喜剧电影,让我重新对自己的幽默审美自信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冷笑:这TMD也好意思叫喜剧电影啊,这么生硬这么低段位的喜剧也腆着脸出来骗钱?其中就包括《XX呼叫转移》《桃花运》之类的。虽然看完就心疼自己的钱包,像被不高明的小骗子骗了似的,但还是改不了这毛病。我得了强迫症。

 

扯了这么多,主要是为了说:很欣赏宁浩,期待他的疯狂系列,愿意为他掏钱包,即使在钱包不景气的今天。毕竟心甘情愿为之掏钱包,而且掏完钱包后还让观众很爽很享受的中国导演不多了,宁浩就是其中一个。

再扯一扯看《疯狂的赛车》现场感受。看的厅是小厅,不知道是硬件差了点,还是放映员没有把音量放大,感觉音效不是特别好,本来电影节奏就快,剪得挺碎,还要花费心思去仔细听台词。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有点跟不上,没有完全投入到电影中。后来就随着剧情,融入到宁浩创造的世界中去了。要是换做其他功力浅的导演,我想我早就飞了。

据我观察,其他的观众刚开始的时候也是有这种距离感,还都板着,笑声不多,稀稀疏疏有几个笑声。看完电影以后仔细琢磨电影开端部分挺逗乐的台词,大家也没怎么笑。可能是因为这些笑点还比较零碎,没有形成喜剧情景,只是技术粗糙的但又自以为是的撩拨你几下,没有满含诚意的爱抚你的HIGH点。当然比起其他喜剧电影来,这些台词的笑料算是上乘的了。

随着观众慢慢入戏,大家都软了下来,笑声增多,幽默细胞被激发,笑得忘我,最后笑到肆无忌惮。尤其是到台湾黑帮误认为装着黑皮师傅骨灰的骨灰盒是白粉的时候,全场都High了,笑得快抽筋了。导演制造的喜剧效果一浪高过一浪,直达高潮。这才叫有技术含量!

原本以为女生喜欢甜蜜的浪漫的阳光的喜剧,不太喜欢黑色幽默的东西,但今天全大厅笑得最狂最嚣张的却是几个女生。宁浩,你真牛逼!

 

再扯一扯宁浩和盖里奇的关系。有人说宁浩是盗版盖里奇,有人说盖里奇的徒弟,有人说宁浩是山寨版的盖里奇,等等等等,总之对宁浩不以为然,无非就是脸皮厚点,无耻点么,没啥了不起。

我要说的是:我呸!你要是没两把刷子,就是盖里奇手把手的把独家秘笈交给你,你拍出来的也是一垃圾。

(1)不就是网状结构嘛!好几组人马,发生关系,产生矛盾,事件交错起来,起头并进,最后再汇集于一点,都有了一个了断。绝对不能一条绳从头穿到尾,那显得多幼稚多没水平啊,大脑多么单细胞啊。让事件像几个搅在一起的毛线团,像写满一黑板的微积分方程,那才牛逼!

简单!我都懂!

(2)不就是形形色色的人物嘛!而且最好还都是从事非正当职业的黑道人物,大佬啊,杀手啊,黑社会啊,街头混混啊,小偷啊,强盗啊,骗子啊,赌徒啊,毒枭啊,打手啊,猥琐的警察啊(你要是高大全式的警察还真没脸出来混),反正是越黑越好,不欢迎从事正常职业的正常人士。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