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韩剧,人生安得常少年

因为是创下韩国有线电视收视率史上最高记录的热播剧,无数“兢兢业业”的剧粉们早已拆分了一祯桢画面抒发热爱,随手谷歌,便有扑天盖地的cp站队、“猜老公”解密、甚至以围棋规则与集数暗合的可能来推演以细节周全出名的李编剧逻辑严密无懈可击的埋梗布局,从文字到MV剪辑,各种倾情表达目不暇接,两年后似乎再表达些什么都显苍白,但仍想表达,因为这既是一部让一向自诩偏爱推理文艺冷静晦涩的自己从头至尾“鸡皮疙瘩”不断、疯笑狂哭毫不在意的完全偏离惯常口味的“琐碎”生活剧,看完之后却发现妳要当推理剧看也并不侮辱智商。大结局时无法自抑地“挑剔”编剧的“不完满”,因为没有给每个人“具化”的交代;三天后,仍深陷其中(并且自测还得陷上一段时日),因为所有的人物都太真实,真实到仿佛是妳陪同着一起翻过了他们的青春,不能允许戛然而止的发生,总想要知道人到中年后的他们是不是全都依然幸福。
 
按性格推理应当是会幸福的吧,因为成长大环境的温暖人性奠定了健全的人格基础,所以相异家庭环境中不同方面缺失造成的缺憾都细水长流地在琐碎日常里被潜移默化地改变与弥补,才能有不惑之后依然保留本真的可能,以及坚持自己所爱之事的可能。人物丰满细节密集情感充沛笑点泪点旗鼓相当,更有日剧里“漫画风格”的趣味,加上全无“恶人”的反“传统”编排,每个人都棱角鲜明,也都有“顺势”反转的意料之外,却都更引人共鸣增添喜爱,要按照惯常写法,估计只能为每个人出一份profile后再来个总结陈词以示严谨,所以写不了,因为超越不了这位有能力用20集剧本下一盘大棋说全五家人十几载冬去春来生活点滴的编剧啊。

首先,这部剧的爱情本来就不是主线,
在我看来,可能更多的是对青春的追
忆,对父母心的诠释,对生活的理解。
双门洞,这个不起眼小巷子,每天都有
着大大小小的故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
的经,这部剧处处流露出生活的味道。
 
如果再看一遍的话 大家可以多留意一
下电视机…很多故事的起源都是来自每
家的电视…我就不一一举例说明了,编
剧这个线索贯穿的就很好

看请回答1988时,从头到尾就没想过猜老公,只是安安静静的看完了整部剧。非常喜欢1988这一部剧,因此看完1988也去看了看1997和1994,都很不错,很不错,但是可能先入为主了,偏爱1988。1988整部剧给人的感觉就是感情线细腻。友情,情亲是重头戏,我基本上是看一集哭一集来着。尤其最后两集,看到德善三姐妹为爸爸办退休仪式,念的那块感谢牌;大家一户一户的离开双门洞,双门洞渐渐落败;听到德善那句:“想回到过去,看看自己如泰山般的父母”时,都会想到自己即将老去的父母,眼泪停不下来。每个人都会成长,每对父母都会渐渐老去。在看剧的时候,时不时会受到触动,从而不断的思考自己和父母的关系,受益良多。当然还有淡淡的让人羡慕的爱情。每个女生在青春期都会期待有人能喜欢自己,期待有人能欣赏到自己的优点。作为女生,在一定程度上能解德善那“善变”的爱情:在没有明确自己的感情时,我们时常受身边的人影响,给予某人过多的关注,进而对他产生好感。但是,暗恋往往是脆弱的。一旦有一丝误解,女生就会对不确定的感情轻言放弃。家庭环境造成的不自信,使德善更需要别人的认可和主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崔泽最后和德善在一起了,而正八错失自己的初恋。两个人不同的性格是造成这种结果的重要因素。崔泽执着,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和德善在一起;正八有责任感,很man,但是在感情上稍显犹豫。两个角色都塑造的很成功。一直很心疼崔泽这个角色。青春期的天才围棋少年,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享受青春,而自己只能在棋社练习,参加各种比赛,有一种满满的孤独感。每次看到他睡眼朦胧的抓住一切时间和小伙伴一起玩耍,都有一种替他高兴,又为他心疼的感觉。所以在最后,他说不想回到过去,也是能理解的。然后后面也有看一些文章分析解说,感觉编剧真的很有才华,各种伏笔,不看分析还真没注意到。最后想说一句,请回答系列很不错,每一部剧都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希望大家能放下偏见和先入为主的思考方式,好好欣赏每一部剧。虽然韩剧是肥皂剧,但是我认为一些优秀的韩剧也是能给人启发和感触的。

那么,从1988年始,韩国首尔道峰区双门洞的五个出生于1971年、刚满17岁不哭年纪的懵懂少年们,加上一位冷面学霸姐姐和一位善目学渣哥哥以及一位先甜美后犀利的小妹妹和一位永远40岁面容的老弟弟,再加上各位少年们时而奇葩时而暖心的或单或双的父母们,做了什么让这么多观众念念不忘呢。其实什么也没做,或者说没有刻意做,大概就是把上世纪8、90年代胡同巷弄里最普通的市井生活重新展现给妳而已。但这最普通的市井里,却满载了人与人之间可能性最大的温情与守护,没有狗血,没有鸡贼,拮据和富有可以并存,内敛与粗放不妨碍交流,没有施舍与廉价的同情,没有自卑与无谓的“死要面子”,尊严得保,援手随时,胡同仿佛天然的“世外桃源”,所有人无论在外遇见如何的污秽险恶,回到这里,总有倾诉和被理解的可能,总有不用带面具不害怕丢盔卸甲的角落。夫妻间,父母子女间,朋友间(每代人平辈间或两代人间),常常构成“胳膊肘外拐”的帮衬局面,只因为当下环境里同一个向心力的需求。

However,

我只知道,就算从敏感少年变成抠脚大叔的崔泽因为现在“听得见雨声看得见阳光”而不愿回到从前,却都无法否认对伙伴齐聚吃拉面玩桌游的深切且唯一怀恋。如果青春听得见,它应该明白我们想保留什么,一种力量,让我们得以在这个冷酷的世界里依然拥有相信美好找寻光明的力量,以一种向上生长的姿态,哪怕如何低头回首都再也回不去。

再来一张虐狗图

题外话:第一次带M酱回国时,J专门坐了当天往返的动车来看,说的最多的是“真喜欢看到妳们在一起的样子啊,因为是妳”;L生活不顺时随时一句“亲爱的我想妳了”,再忙都会随时奉陪;还有H,基本已是人生赢家,养着一家猫,却不觉得和他探讨所谓的暂时的“缺憾”有什么冒犯,当然也依然一副人前话痨却从未想“讨好”姑娘的“质朴”样。而我们的父母依然保持联系,不一定特别热络,却仍记得“吐槽”“这些孩子”。每代人连接温暖的纽带不尽相同,大概也因为并没经历过“双门洞”般的青春,才更好奇而羡慕(我们有更多亲密来自于朝夕相处的同学发展而成)。不过青春的意义在于,相异的路径相似的感受,恰因为“人生安得常少年”,才要时不时翻阅怀念,告诉日渐成熟包裹里的自己,不用害怕老去,因为我们都曾走过一段路,那段路上积攒的沙粒落叶都千金不换,静待回忆大门随时敲响。

ps:我成功入了朴宝剑的坑,无法自
拔哈哈~

写在前面的话:朋友里有Y姐那样曾经的“电视剧女王”,任何新鲜剧集想了解问她一般都能遂愿(她还是个实验好手混合女文青,智商体能缺一不可的结果啊);也有特定类项剧种偏爱的姑娘们,随便一张照片放面前,瞬间能明确告知定格人物都是谁谁谁。观影多,赏剧量普普,偏爱英日,美剧也挑(一般看定了也就跟随着,更没时间太过“多线”赏析,估计是没有Y姐的任何一项决定性优势导致),韩剧则真是基本只在新闻娱乐版里了解个大概,耳熟能详的名字估计也停留在和乔妹(当然她是常青的例外)青涩时期同水准的时代,算是一窍不通了。但这部剧集在M一年前推荐之后便颇有兴趣,更甚者,只看了个开头便耐不住性子先去亲朋间推荐了个遍,极希望大家都能同步感受。结果所有朋友均观赏认证完毕后,我还没来得及看完第3集,各种拖延,在剧集开播两年后,热潮早已退却之时,终于啃完了20集且每集剧长约等于小电影的“神剧”,而认证标准完全不用下降。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舒祥(紫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发这篇文章的意思在于告诉那些说编
剧从中乱改剧本不负责任的人,编剧并
不是不负责任,反而是这部剧真的很用
心地在编。至少这是我今年看到过的最
棒的剧,治愈心灵的,带着淡淡的生活
烦恼的…我很感谢1988的每个演员和
工作人员,他们把双门洞小巷子朴实无
华却又别有一番风味的日子印进了我心里。

于是有晚餐时家家连环穿梭送菜,生生让每户人都吃成自助餐的热闹体贴;有因为大姐姐随口置气时“破坏”了小妹妹的圣诞老人信仰后全体长辈绞尽脑汁亲力亲为做冰雕的“恢复信仰”的补偿;有“不是生下来就会当爸爸”的父辈不断克服自己性格缺陷尝试积极表达爱的努力;有天塌下来也依然镇定却会在误以为儿子出事故时肉掌击落铁锁哭得天崩地裂的老爸,在误会解除后未免儿子担心瞬间控制声线的克制;有一方面因为不理解只能配合丈夫粗暴压制心爱女儿参加学运的懦弱妈妈,在孩子要被带回警局的瓢泼雨夜不顾流血伤口疯了一般拉扯警察如数家珍陈述女儿优秀履历的勇敢;有某大叔住院时全体轮流送饭看顾的默契,有好姐妹因为长癌可能茶饭不思时其余妈妈们感同身受的担忧,有不仅仅讨论孩子家庭还关心单身姐妹作为女人理应追求自己幸福的鼓励支持;当然,还有那一群彼此毫无秘密可言(爱情秘密的某些例外一言难尽),“真怕其他朋友认识你们”的发小。
 
有人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青春是幸运的,哪怕依然迷惘,依然浑浑噩噩。从门牙还没换全的稚童开始,到情愫涌动的少年,总有一间房可以齐聚,总有人可以陪伴你各种晦涩隐秘,总有对象可以任意打闹吐槽嬉笑依赖,即使高考宝剑悬顶,即使爱情萌芽无措,总会在夜深人静的大门外台阶上听见意想不到的开解。发小是每个人真实面目的见证者之一,越成长越珍惜,即使没有剧中五人组的“凝聚力”,那些分时段存在的人们也是我们翻阅青春记录时值得信赖的旁证。记得儿时的J总抱着巧克力盒入睡还拥有毫无瑕疵的贝齿,记得初中暑假和L大半夜聊金庸古龙不睡觉,第二天清晨还迷瞪着就被从背后狂拉,“快转过来和我说话啊”,谁也不嫌弃谁的蓬头垢面一嘴口气;记得H儿时假期总爱大剌剌占了半边床阅读姑娘的藏书顺便把姑娘踢下床,大学时周末来家喊饿,吃饱喝足之后不帮忙洗碗还忙着挑剔姑娘的厨艺。延续至今,是不一定腻乎,却总能知晓彼此最需要开解的时刻且不像路人一般随意递一碗鸡汤了事。

首先声明我是泽善党
先来一张镇楼图

曾经有个流行的段子说观剧者的歧视链,所谓英>美>日>韩,一向觉得是自以为是者意淫出的无稽之谈。闺蜜里有M这样的资深韩剧迷(硕士时电影与文化研究课的论文写的就是韩剧),也有Q这样的日剧偏爱者(可人家其实英美剧同样深谙其道),但大家从没因为这个点而产生“无聊”的争论,且现实生活证明大家需要担忧的都只有因细腻心软而无法拔高的情商而已。所以喜欢看什么,大概只因为审美偏好不同或是肾上腺素激发的源点不同而已,否则当我们都跟着梅长苏迭宕起伏时,是不是忘了国剧连歧视链尾端都没排上呢。
 
而这“请回答”系列剧里的最后一部,不那么浓墨重彩制造粉红泡泡,只在家长里短里怀旧青春,亲情、友情、爱情交相辉映,每个人都鲜活饱满得贯穿彼此经年后历久弥新的回忆,细节铺陈环环相扣,逻辑感情相辅相成,说是可以位于“歧视链”顶端也不太为过。M说如果时间有限,系列里剩余的两部倒不用费心,只有“1988”,必须一看。她一向实诚,自然所言不虚。

德善阿泽去北京留下了那张照片,镜头
转向2015年,德善对老公说那天对于
你来说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天
很明显,老公就是阿泽了

所以德善才会在16年后的访谈里记得高中班主任(这真是个善解人意教师榜样的班主任呀)的劝慰吧,“多年后当妳们走入成家生孩子的生活里,妳们才会明白现在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可惜妳们不懂呢,是呀,现在的妳们怎么会懂呢”。少年总会“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啊,有亲情萦绕,有友情坚固(包括发小和同学死党),却在情窦初开时以为遇见了世上最大的难题。尽管我们的生活里发小就是发小,再青梅竹马也不会是“看上眼”的那个人,电视剧总还要保留些“高于生活”的“尊严”,于是执手偕老的那个人都来自于这个“封闭又安全”的小圈子,不羡慕却依然跟着剧情忐忑得理所当然。
 
一眼喜欢崔泽(大概因为围棋和朴宝剑的叠加因素),慢慢喜欢德善和正焕,从剧情角度和性格互补实情理解结局,但性情所致,很难去站队,就更难写出“洋溢”的爱情文。自己也奇怪一向容易被爱情打动,怎么落笔之后全跑向了亲情和友情的怀抱,静思,估计因为真正打动姑娘的,是那触手可及温度适宜的情怀,包含了各种情感交织的青春(还有“稳如泰山般父母的青春啊”和因为怕太想念忍不住从美国跑回韩国而一直不敢打电话,忍了六年学成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闺蜜打电话的死党同学啊),那样肆意洒脱却也有怨有悔,欲说还休。如果能再给妳的青春一次机会,妳会改变什么,保留什么,还是依然相信妳走过的路都是自愿,愿赌服输或是感恩缘分。

至于德善的感情观,我更倾向于他们说
德善缺爱的说法。德善因为是二女儿,
渴望被别人喜欢,所以她对正焕和善于
应该都是这种表现。唯有崔泽不一样。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