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们治病,原来励志片也可以这么矫情

       果然一部烂片啊!借用一位网友的评价:“主打小清新治愈系,看了半天,不知道治愈了什么。情节一篇松散,根本串不起来,讲故事技术极低。”从头到尾都莫名其妙的,不晓得说了个什么道理,导演想要表达的点到底在哪里。
    一开篇就装逼装得很有深度,矫情得相当有格调。看到后来,考虑到程羽蒙的职业要求我原谅了这种在职场上的装逼,有些行业就是相当虚伪的,你拿着两千的工资就得装出两万的生活,不然没法混。但程羽蒙显然是个不及格的职场人,说她矫情,其实就是一个本事不够又自命清高的小白领。倒是主编很到位,她一边吃烤串一边教训程羽蒙那段很精彩,不仅那段话本身说得妙语连珠,她个人形象也确实符合一个现代职场人的素养要求。你要出来混就得会装,怎么装在哪里装,心里要有数,跟富二代客户装逼那是工作,跟李热血装那就是作。要知道什么时候化妆也要知道什么时候卸妆,自我要会调节,找到平衡点,要知道自己是谁,吃了烤串喷点除味剂再端着香槟谈生意,假吗?不假,这才是真正的职场。想着过不了多久我也要过上这样的生活,其实我还是挺理解程羽蒙的心理扭曲,但作为职场新人你可以难过看不惯不适应,混了那么多年了还搞不明白,那你确实水平有点low。
    其实我还挺喜欢程羽蒙踩着凳子大骂王灿那段的,这段话说得很欢乐啊,很好地满足了我这个草根阶级的仇富心理。曾经交了个官二代男友,没多久就分了,后来我对“二代”就一直不大看得顺眼。说起来,倒也不是仇富,真正仇的应该是这些家伙自己不努力就获得那么多财富,把别人的努力都当做儿戏,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仇的是一种不公平。不过想想,我因此就仇上了二代们,也是很不公平的,人家也不过是出生在了一个很有钱或者很有权的家庭,他生下来就泡在财富和权力当中,自然没办法理解草根阶级的艰辛,他们不是高傲,只是本来就有两万的人当然过不来你两千的生活。他们其实也没有错。只是你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就跟代沟一样,有些差距跨不过去,所以没法一起快乐的玩耍。
    说起来其实是冲着《33天》的名气去看的。《33天》确实是部好片子,但导演和编剧显然误会了《33天》火爆的原因。《33天》的火爆不是因为小清新治愈系也不是因为台词尖酸刻薄人物嘴太贱,《33天》的走红在于接地气,谁没有失过恋啊,谁又没有过在失恋阴影中艰难地挣扎要走出来的经历。《33天》太贴近现代年轻人的生活了,而且本身失恋就是一个很有话题的话题,所以《33天》轻易引起了观众的共鸣。《等风来》简单以嘴贱就想复制《33天》的成功,实在是缘木求鱼。且不说这个片的故事和台词都不够出色,距离《33天》的水平差了不是一点,这个主题本身就太飘渺了。去尼泊尔找幸福?这个主题给我的感觉和当初听说一个在耶鲁读本科的高中同学去丹麦寻找一位哲学家给我的感觉差不多,伟大神秘又科幻,最后只能评价呵呵。我又没去过尼泊尔,也没有脑袋抽抽要找幸福,这个主旨我根本找不到共鸣点。而且这部片子也没有很好地表达出这个主旨,按照主编的说法,你出去旅个游就心灵涤荡了?其实靠旅游来涤荡心灵这本身是个可以讲的梗,但关键是看完了整部片子我都没弄明白程羽蒙你涤荡在哪儿了啊?大晚上停电了就发病最后摸了头象来治病、在一个以“战死沙场”为理想的脑残富二代带领下不顾他国内政和国际影响搅和别国的政治示威、被富二代请玩滑翔伞还矫情兮兮等吹风••••••这就治愈了啊?你确定你的脑残矫情作治好了,不是更严重了?简直莫名其妙嘛!
    最后还要吐槽两个点。1、我知道编剧是北京人,那你就好好写你的北京故事成不?整部片从人物设定到台词口音透露着浓浓的京味儿,我倒不是说北京不好,可是编剧你的故事背景不是设定在上海的吗?!!上海人讲话是那样的吗?!!你这算什么?北京人在上海?2、看到有网友说这部片其实是个旅游片,描绘了尼泊尔优美的风景,每个特写都是漂亮的摄影素材。我能感受到导演的这一用意,但美工特效画面你们当观众瞎啊?每个场景都是美景,都tm是美图秀秀美颜手机美化出来的美景啊!假得掉渣好嘛!你好歹像《泰囧》虽然也是美化过的,但看起来还是像实景啊!不要搞得像劣质ps好不?
    《等风来》,号称《33天》姊妹篇,治愈小清晰,编剧啊编剧,胡乱复制自己的成功,其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去看电影的时候本来是想看无人区,结果都下档了,同行的女伴又强烈要求看这个电影,加上电影的宣传文案写着“《失恋33天》后治愈升级”,抱着好奇的心态就买了这部电影的票。
在候场的时候在豆瓣搜了一下这部电影,评分6.5,心安了一点,觉得应该不会太让人失望,准备开始欣赏这部电影。
但是后来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
电影的叙事基本完整,但是结构松散,甚至虎头蛇尾,莫名其妙。在神庙里的时候,在男柏然跟尼泊尔导游拉辛产生冲突之后,拉辛说了一句“难道你们什么都不信吗”,然后对着神庙重重的磕了几个头。这句对信仰的拷问实在是令人振聋发聩,可是接下来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在旅店的时候,停电了之后倪妮因为怕黑所以在外面乱跑,跑到一个陌生人房前大哭一通,看到这里我就费解了,怕黑停电还跑个屁啊,不在房间里好好呆着等天亮,再说那么多大妈去哪儿了,你们一个团的不会连团友住哪都不知道吧。后来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如果在房间里呆着,或者找到那些大妈,倪妮就没法说出她自己的心路历程,而如果没有这段心路历程,这部电影就算是白拍了。而由于导演,或者说是编剧的功力不足,导致她只能用这种独白的方式来表现导演或者说是编剧想要表达的东西——这样的表达方式在《小时代》里随处可见。之后,一头大象出现了,仿佛骑士一般驱散了女主的所有恐惧,并在第二天带着女主玩儿了一整天——可是女主你不是来写专栏的么这样真的大丈夫?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倪妮一行人在路上遇到了抗议,然后整条路都被封死了。可是井柏然带着一群大妈们仿佛天神附体一样带着群众穿过了荷枪实弹的警察的围堵。更狗血的是倪妮这时开着一辆卡车过来,并且挥舞着鲜艳的五星红旗…这部电影共107分钟,可是到第85分钟的时候还没进入正题,也就是所谓的等风来。而风来了之后,我们看到了大大的红牛广告,然后这一对男女回到了国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除此之外,女主之外演员的出现也让人感觉到十分的突兀。由井柏然饰演的王灿出现在这个故事里的原因是前女友把她的婚礼搅黄了,土豪爹让他出来反省一下。但是电影里只看到一排黑寡妇坐在那里阴恻的笑,然后镜头一转,所谓的未婚妻就拉着她爹走了。由刘雅瑟饰演的李热血因为跟男朋友分手所以要出来散心,而跟男朋友分手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她在等男朋友的时候去献了血。而且后者在剧中与一群大妈一起,神出鬼没。好像这些人都是为了完成这个故事而硬拼进去的一样。
电影在运用了大量的空镜头来展现尼泊尔的风貌,让人感觉心旷神怡,我不知道导演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些镜头给人一种导演想要利用这些风景来营造「小清新」气氛的感觉,进而能够达到所谓的荡涤灵魂的目的。至于成效如何我不知道,至少我感觉像是突然从电影院回到了电脑前,然后点开了那部Baraka。
影片刚开始的时候,刘孜说了这么一段话:“程羽蒙,我提醒你啊,我安排你去尼泊尔,这就是一个工作,你别给我犯那种俗炮小白领常犯的烂毛病。尼泊尔我不用去我也知道,条件是特差吧?人民生活特贫困是吧?但奇了怪了他们生活的还特幸福,眼神特清透,笑容特淳朴,顿时衬的你心怀邪念了是不是?你开始怀疑自己干的这些事儿特别没意义了是吧?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存在感了是吧?哼,出一次国,去一次什么越南老挝柬埔寨,回来以后就不好好说人话,动不动就抱怨北京空气差物价高,人心复杂眼神肮脏。出去前偷鸡摸狗的事儿没少干,回来以后开始天天吃斋念经,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这种人我见多了,真不多你一个!别觉得去趟尼泊尔你就能琢磨出来什么,出世入世这事儿,你以为那么简单哪?出去演演游客,在村儿里体验一下生活,拜个佛留个影儿,就顿悟了?那我是不是扎在雍和宫里磕半年头,还能成活佛呢?要真瞧不起现在的生活,就留那儿别回来。要是还得回来过日子,趁早别给自己上这种套。还没高调的资格呢就嚷嚷着低调,还没活明白呢就开始要去伪存真,这是一种最损己不利人的装逼,自己活的假,别人看着累,听明白了么?
”一针见血,字字珠玑,一巴掌打的那些白天在拉萨荡涤灵魂,晚上在酒店荡涤肉体的矫情货们找不着北。
而整部电影想要呈现的内容,就是这一段话。
不难看出,电影的观众定位就是那些苦逼的小白领,但是电影里,程羽蒙的苦逼全是她自己说出来的。在电影中,无论是她钱包里的四百多块,还是逼仄的房间,都只能说是正常,毕竟这是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导演似乎试图从她带走餐厅的伞这件事来加深他的苦逼程度,可是在我的眼里,这一行为除了没素质,并不能表现出别的什么东西。可无论她说她多么苦逼,她依然能够出入高档餐厅,还能借着写专栏的名义去尼泊尔玩儿一圈。而在尼泊尔,除了看到她大喊大叫,和男主打情骂俏,还有游山玩水之外,几乎没有看到她在认认真真的写专栏。所以最后主编启用了Plan
B。这不怪别人,只怪她自己不够努力。自己不努力也就罢了,还没有被Plan
B替换的觉悟,反而抱怨主编不给她安全感。至于她之所以去尼泊尔,是因为之前去意大利的内容因为一个商人愿意多投广告而改成了那位商人所期望的内容,而程羽蒙认为这不公平。在这里,导演试图通过给观众一种“钱多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印象而让观众产生一种“这就是不公平”的共鸣。似乎很多文艺青年都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觉得自己的努力天生就应该值钱,就应该被认同,而没有生在土豪家里,对于他们来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生在土豪家里,好让他们能把自己的文艺情怀舒展的淋漓尽致。虽然电影想要表达这种“月薪两千却要装月薪两万”的生活很累,可是在电影的开头,我们还是可以看到,这个月薪两千的姑娘,很享受那种装出来的的月薪两万的生活。况且,没人强迫她过这样的生活,完全是她自己的选择。自己不够努力却把富二代踩在脚底下说是你们强迫我们捐钱给你们你们怎么还不满足之类的话的时候,把那种越是痛恨土豪,越是痛恨自己不是土豪的心情展现的淋漓尽致。总而言之,程羽蒙就是书读得太少而想得太多。
同时,电影试图告诉观众,我们现在努力追逐的生活方式,可能是错误的,这种情况下再怎么努力也飞不起来,我们需要放空自己,找到灵魂的归宿,要静静的等。乍看之下好像很有道理,可是在程羽蒙这种苦逼的情况下,有时间让她去“静静的等风来”么?她确实是荡涤了灵魂,可是代价是被Plan
B顶替。这时候,所谓的等风来更像是loser们给自己的一剂麻药。况且,人们之所以要努力,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所以没时间去搞荡涤灵魂那一套。而程羽蒙荡涤了灵魂,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明白事理的土豪朋友。所以说,为了能得到灵魂的荡涤,必须得认识一个明白事理的土豪朋友,或者至少是土豪朋友。想象一下,如果没有王灿这位富二代的出现,我们的女主可能还在跟李美兰吹在托斯卡纳摘松露的事儿,还在为晚上被音乐吵得睡不着烦恼,可能会被抗议的人群堵在路上一整天,而这段旅程也将变得毫无意义。
井柏然饰演的富二代和刘孜饰演的杂志主编是这部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两个角色。富二代虽然玩世不恭,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虽然“战死沙场”这个理想听起来很荒谬,可能还会被很多人嘲笑,但是他能够一直放在心上。而梦想不就应该是这样吗?哪怕被人嘲笑,甚至有可能实现不了,但是也要一直为之努力,坚持下去。影片对于程羽蒙的梦想表述却一直是模糊不清,唯一有迹可循的就是“三年内在上海买房接父母过来住”,可是这应该只能称之为“愿望”而非“梦想”。一句话,程羽蒙的梦想太易碎了。而杂志主编刘孜,早都看破了红尘,超脱六道之外,不在三界之中。能在晚宴的中间溜出去吃点烤串,然后继续觥筹交错。这种霸气以及率真才是应该学习的对象。
让我比较费解的一点是电影到结束都没有告诉观众男主和女主到底有没有擦出爱情的火花,虽然电影的宣传文案中写到“不是心灵鸡汤,没有标准答案”,也可以理解导演想利用开放式结局拍第二部的心情,可是这种完全开放式的处理,也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最后,整部电影在力图讲一个励志的故事,可是却因为女主的矫情而让所谓的励志变得经不起推敲。很难让人不去怀疑这部电影是不是为了获取商业的成功,重现一个《失恋33天》的神话而产生的圈钱之作。至少我认为影片不够有诚意——在井柏然把一车翔倒进游泳池的时候,一个外国人骂了一句Screw
you,而英文字幕却是Scroll you。
总而言之,打三星,尼泊尔一星,井柏然一星,刘孜一星。

这电影不是爱情片!烂!☜☜☜别活得那么兽性,一男一女有时候也可以不搞在一起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