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片蓝天,我不想继续平凡下去了

主题曲《只要平凡》极其贴合电影,平凡的主角必须“在心碎中认清遗憾……放过对错才知道答案,才愿为险而战”,他“生而平凡,没有神的光环”,但也“此心此生无憾,生命的火已点燃”。而当局者似乎也是如此,(那样的结局在我看来已经是过于美好),总要经过无数血的教训,才能达到差强人意,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永远避免这些无谓的牺牲和苦痛的挣扎,就像人生之问里问一个人要怎么做才能一生平安喜乐,永绝烦恼,不必在苦海红尘里挣扎一样,我几乎以为所有这些我都会在佛经里找到答案与慰藉,而现实却在一边不断撕扯着我,似乎想告诉我,它才是唯一的答案。我初修法名定慧,只简单取自佛学初修者里,由戒生定,由定生慧,愿我往后永葆定心和智慧。而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又何尝容易,也罢,也罢,只愿我们在幻海浮尘中心有归处,处处是吾乡。

附一首东坡的诗:

偶然间看到一个豆瓣话题——2018年如何过得不平凡的讨论。

编者按: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我只想问,什么才叫不平凡呢?

关 注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好像,这是个很空泛的词,没有定义不平凡的程度,也没有定义不平凡的标准。

作者:同一片蓝天==编辑:细雨

—- 宋代 · 苏轼《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我只要做到了我心目中的英雄该做的,我就不平凡了吧,这样想想,又很难。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定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都说喜怒哀乐都在脸上,其实不然。
有些微笑只是美丽的装点,只是不想让或远或近的人看到真正的悲伤。因为悲伤是晨起的露,太阳一出来就会自动消散。长大的人、成熟的人·、宽容的人、你看到的他的轻松的样子,也许在某个深夜会有枯萎垂泪的·瞬间,不见得要有酒的催逼,人在一生的某个阶段都会感悟人生,会突然被自己或他人而感动的一塌糊涂,会为某些东西的永远失去而弥漫悔意的泪水,在泪水划过脸颊得时候,我们看到了那个豪不掩饰、毫不设防的真实的自己,我们会换下西装革履而深深自说自话,说给另一个自己,似乎,上帝注定造了另一个自己,在冥冥之中能够谦卑的听自己的酸苦喜乐,我们在这种奇怪的自说自话中慢慢长大、慢慢成熟、慢慢学会淡定不惊。
在理想的明天里,我们依旧会遭遇变故、遭遇挫折、遭遇重围,但这些不妨碍我们向往明天,因为在未来的未来,我们的生活会慢慢改善、孩子们会成长、我们预想的旅行会实现、会有更多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会慢慢和兄弟姐们分享幸福的片段、会为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激动地彻夜不眠。尽管未来充满着太多未知,但生活会因为我们向往而努力地心而变得更加温暖。也尽管不是所有的人了解、理解你,但你的脸上依然阳光灿烂,因为不是每朵花都开放在人们的心里,有些花儿只是开给自己看,但这不妨碍花的可爱。所以,我们每个人,在孤单中幸福着、在幸福中孤单着。日子里,不要苛求理解,只要胸怀仁与爱就足够了。有仁爱的心上帝看得见,他会赠与你玫瑰香的摇床,轻轻摇荡尘世的一切忧烦。
如果我们不愿对关心我们的人大胆说出“爱”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苛责别人的无动于衷。所以,爱总是相伴而生的,从来没有单行道的爱能开出动人的花朵、能有金色的收获。为爱我们的人付出爱,生活才是暖的、人生才是圆的、满的。真的,不必再以这样那样的理由为自己开脱,在平凡而平静的生活里,我们是否关注了我们应该关注的人,我们是否会因为太关注自己而失去了更大更温暖的舞台?什么时候我们不在仰望金钱而开始仰望亲情、友情、血情?什么时候我们能褪掉自私的毛皮做一个仁爱礼义的平凡而积极地人?让心灵枝枝丫丫都呈现希望的绿色?
娘老了,七十多了。特别是前几天,刚拨通的长途被娘猛然挂断,就晓得是不规则的呼吸让娘无法讲话了。娘痛苦的表情和那冰凉的老屋像闪电一样在我的眼前了。内疚的泪水又不听话了,烫在脸上像针扎一样抽打我的心了。茫然的深夜、四百里外的远方,娘到底是怎么样了?给最近的二姐打电话,二姐已经慌然去看娘了,不久回电话说娘是哮喘突发,已经吃过药。尽管是这样,那一夜,杂乱的梦把我撕扯的百般难受,似乎娘声声在呼喊我了。终于熬到天亮,问娘是否真的好些了没有?这次娘果真接电话了,“我说丫头,不用担心了,我好多了
。没有别的什么事,就挂了吧…..”我刚想说点别的什么,娘却“省钱”的給挂断了。我知道娘有许多话要说,似乎娘真是疼惜女儿挣来的每一分钱,电话里总是匆匆的说话,匆匆的挂掉。但娘对儿女的那份爱却分明沉淀在话筒中·,似乎越是关爱的多,越是不能够说尽兴了。
周末,我已经准备好了去看看娘。特意买来的养蜂人自产的山楂蜜,据说对老年的哮喘有奇效呢。娘也一定会很欢喜吧,因为朝思暮想的女儿像小鸟一样落进了她的心窝。
另外,还要为姐姐家的外甥捎上一件时尚的衣服。今夜,注定梦境美丽多彩,因为·明天一早,我就要走在幸福的路上。

你有在晚上十一点后出过门吗?

那是接近凌晨的城市。

霓虹灯还在闪烁着,店铺的卷轴门拉下来了。

路上仍然有行驶的车辆、晚归的人们。

沿着路奔跑,会看到打闹的小情侣,也有为第二天营业熬夜准备的店家。

有人静倚桥头眺望江面,不知人生是否得意。

有人烂醉如泥步履摇摇晃晃,不知生活是否满意。

我不喜欢在深夜出门,潜意识里,夜晚的城市是不安和危险的。因为感性,荷尔蒙因子蠢蠢欲动,也许人们就会露出丑态,尽情发泄。

因为,我和他们一样也只是平凡人,他们身上似乎可以折射出我的过去、现在甚至将来,我总觉得孤独,恐惧心理使我妄想远离他们,想着以上帝视角俯视他们,就好像我们真的不是同类人,从而显得格格不入,孤独,更具了。

我平凡,又想脱离平凡,于平凡中不断挣扎。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