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很有感触,安生独白

也许我们永远活在青春的芳华里,在那最好的年纪里挣脱不开,无论以后经历什么,成为什么,总是印证年轻时的样子。感觉剧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小时,我觉得林丁丁也不能算邪恶,说话都是很甜的样子。如果能永远行善,像米里埃主教一样,从内心的最深处相信善,那这样的人也是幸福的。那个年代还是相对单纯的,喜欢和爱慕靠简单几个动作就能表现的很美

我生在湖南北部的一个小城市,我妈妈生在这里的乡村。那里的山不如影片里的陡峭,但山绿起来的样子,田里长满水稻的样子,青石板一阶连着一阶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黑乎乎的木头屋子,往里深不可测,顶上黑色的青瓦片总是沾着水珠。

看完了七月与安生,完全想不起家明的样子,满眼都是七月和安生的笑与泪。
曾经我们追逐的踩住对方的影子,以为这样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永远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洗澡。所以我所能想到未来都与你有关。
可终有一天,为了你,我踏上走向远方的路。也许我并不想走,只是想让你可以幸福。只要你留我,我就留下来。
当吊坠掉出来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我们好像和原来一样,但是其实不一样了。这一次我动心的,并不是你可以分享给我的,所以我注定会为你漂泊他乡。
我们完全不同,却致命的吸引彼此。内心里真正渴望对方的生活。我以为我们会永远不变,七月与安生永远都是完全不同最好的朋友。
可是最终我们还是都变成了彼此陌生又熟悉的样子,我变成了你,你变成了我。
一辈子太长我说我只想活在27岁,可是那个只活到27岁的人却是你。那个说我们一辈子在一起的你。
走了很远的路,去过很多个城市,有过很多个男友。却还是漂泊着的一个人。我想回家,从
13岁那一年起,我对家的定义就是有你的地方有你的地方。
记忆里的人和事都像加速播放的电影模糊起来,只有你却越来越清晰的刻在了我心里。哪怕也许我们再回不到过去。
不知不觉,我却活成了你的样子。也许漂泊了太久让我开始渴望你那样的,安稳的生活。
终于等到你,爱过我,恨过我,最后终于来找我的你。可以让我再一次对你说出说出快点躺到我的臂弯里。
我想你留下,你想离开。就像最初的那场送别,只不过走的人变成了你。安稳生活久了的你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
最终你还是离开,期待可以收到你的明信片,像曾经的几年里我寄给你的一样。希望可以知道你到过哪些地方,想从你的文字中看到你把生活过成小说模样。你只是没有再和我联系了,仅此而已。
除了你,谁还会爱我呢?我从始至终的选择是你,还是你,全部都是你。
你不在,那我就把自己分成一半给你,以你的名义,让我替我们一起继续活下去。
这一次,我们终于做到了踩住彼此的影子,永远,永远,永远不分开。七月与安生,从此就是一个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迎风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上初中以前的暑假都在乡下过。湖南农村的夏天,有知了叫,有羊咩咩,有着无论如何都挡不掉的骄阳,还有池塘里永远摘不到的荷花和莲蓬。最少不了的是田里一片接着一片翠绿的水稻,清晨有人在田里择着杂草,傍晚有人背着农药在田里一泵又一泵地撒农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楚念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