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电影中,剧作家德瑞曼如此说到:“一个能真正听懂《好人奏鸣曲》”的人,肯定不会是一个坏人。”秘密警察魏斯乐正是如此。他不仅真正听懂了《好人奏鸣曲》,更重要的是,他无比坚硬的心房,被听筒那头的生活所感化,又恢复了人性的力量。

声明:此文作者为龙应台,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供赏析之用。

2007年03月05日09:29 南方都市报
  今年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德国作品《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又译《别人的生活》),在取得小金人之前便早已引起了轰动,横扫德国各大奖项,包揽2006年欧洲电影奖上的最佳影片、年度男演员和年度编剧三项大奖……热烈的关注和议论从德国本土蔓延开来。

    长期以来,特工XX7过的是一种脱离日常的生活,一种无比黑暗的生活,而他自己,也逐渐成了黑暗的一部分。他每天所能做的,就是在折磨完犯人后,回到那死寂的住所里,继续自我的精神折磨,或者从肥硕无比的老年妓女身上,寻求一点身体的慰藉。
    
    直到一天,改变的契机来了。一次演出中,他看到了剧作家
德瑞曼和他美丽的妻子西兰。戏剧中所流露出的光明与热情的力量,他与妻子间毫不掩饰的恩爱,让他这样的国家鹰犬本能地觉察到,这是一个“骨子里并不像表面上表现得那么忠诚的人”。理由很简单,一个对艺术充满热情,一个对妻子满怀爱恋的人,他怎能成为冰冷体制的忠诚者,当然,这期间还夹杂着一点嫉妒,西兰实在太美丽了。
    
    不料,文化部长也瞄上了西兰。在他维护国家利益的旗号下面,不过是对女性身体的热切渴望。集权主义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为个人卑劣的利益诉求穿上冠冕堂皇的外衣。
 
    窃听开始了,从此,德瑞曼一家的生活完全暴露在秘密警察的目光下。
XX7看到、听到了很多:德瑞曼写作,开生日宴会,与朋友的争吵,拆礼物;与妻子做爱,他们彼此深切的爱恋,在好友自杀后弹响的《好人奏鸣曲》,当然还有赫姆夫介入后夫妻间的深切痛苦……这些糅合着琐碎日常生活、狂热理想追求与美好爱情的场景,使魏司乐这个已经被本质和抽象化的人渐渐感到生活的美好与无奈,他坚硬的心变得柔软了。如今说开始他只是纯粹的旁观者,而后来,他逐渐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他估计西兰作出自己正确的选择,他在打字机将被发现的最后时刻,抢先将它取走。为此,他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龙应台:你是有选择的——评《窃听风暴》

  本报曾在2006年第四季度娱乐盘点中对该片作出重点推介。《窃听风暴》与三年前的《再见列宁》有点相似,时间背景都是东德末期,故事将前民主德国国家安全局不为人知的大规模窃听行径公布于众,同时以一丝温暖打破同类电影的俗套。

    但对魏斯乐来说,如果有了爱的复苏,有了憧憬光明的能力,即便是在牢里,或许比拥有空洞的自由更幸福。

 

  奥斯卡的小金人,使得这部德语文艺片再一次受到更广泛的关注。知名专栏作家龙应台应本报之约,写下了对该片的所感所想。

    XX7是一个能真正懂得音乐,能懂得他人喜怒哀乐的人,只不过起先被压制住了。在此之前,德国纳粹分子,比如希特勒,据说有很高的建筑和音乐鉴赏能力,在纳斯维新集中营的毒气室里,放的是悠扬的小提琴曲。那些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军人,也狂热地喜欢中国的文化和音乐,特别是京剧。现在看来,与XX7相比,他们绝大多数人都不是真正喜欢和懂得音乐,他们不会被其中焕发出的人性的力量所感染和改变。或许在他们看来,音乐就是音乐,与生命和爱武官。片中引用了列宁的一句话:“没有比热情奏鸣曲更美的音乐了,惊人、超寻常的音乐!它总让我像孩子一样由衷地觉得自豪——怎么人类可以创造出这样奇迹似的乐曲。”这是列宁的原话,但如果引用完整,意义就不一样了。被忽略的一段是:“但是我不能常听这个乐曲,因为,它会影响我,使我有一种冲动,想去赞美那些活在污秽地狱里而仍旧能创造美的人,想去亲抚他们的头。可是这个时代,你不能去亲抚人家的头,除非你要让你的手给咬断。你得重击人家的头——毫不留情地重击——虽然说,理论上我们是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的……我们的任务真的很难搞。”它的意思,归纳起来就是:“热情奏鸣曲听过三遍,就革不成命了。”

1列宁听贝多芬

  ——引子

    窃听在前现代中国的展开,不是依赖可以,窃听器在那时的中国还很罕见。事实上,那时几乎所有中国人都是一个窃听器,它不是外在的,而藏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它主动搜寻和记录个体言行中与国家意识形态不相符的部分,然后上呈,借以开脱自我和谋求利益。与听房的民间风俗不同,与现在狗崽队刺探他人隐私的商业利益导向不同,人体窃听器终端的接收者,是庞大的,具有摧枯拉朽能力的国家机器。窃听每个时代都有,但最恐怖的,莫过于一个人人都成为窃听器的时代。所幸的是,在这样的时刻,人性的温情竟然能软化国家主义的坚硬语法,又给了人一点微薄的希望。不过真实往往令人沮丧,在拍摄的进程中,德国监狱博物馆的馆长却拒绝让本片导演进入,他的理由是,这不符合史实,在东德历史上,像魏斯乐那样良心发现的警察,一个都没有。

《窃听风暴》(《别人的生活》),今年度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真的很特别。一夜成名的导演,东诺士马克,是个初出茅庐的人,只有三十三岁。得奖的作品,是个啼声初试的作品,他的第一部剧情长片。而且,他不只是导演,剧本也出自他的手。从构思到完成,整整九年。

  1列宁听贝多芬

九年前,东诺士马克还是个慕尼黑电影学院的学生,有一天在家中发呆,听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突然想到列宁当年是怎么谈这个奏鸣曲的:

  《窃听风暴》(《别人的生活》),今年度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真的很特别。一夜成名的导演,东诺士马克,是个初出茅庐的人,只有三十三岁。得奖的作品,是个啼声初试的作品,他的第一部剧情长片。而且,他不只是导演,剧本也出自他的手。从构思到完成,整整九年。

 没有比《热情奏鸣曲》更美的音乐了,惊人、超寻常的音乐!它总让我像幼稚的孩子一样由衷地觉得自豪——怎么人类可以创造出这样奇迹似的乐曲。

  九年前,东诺士马克还是个慕尼黑电影学院的学生,有一天在家中发呆,听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突然想到列宁当年是怎么谈这个奏鸣曲的:

一九四九年一月,美国的《时代》周刊报道了莫斯科纪念列宁逝世二十五周年的情景:

  没有比《热情奏鸣曲》更美的音乐了,惊人、超寻常的音乐!它总让我像幼稚的孩子一样由衷地觉得自豪——怎么人类可以创造出这样奇迹似的乐曲。

这样一个人

  一九四九年一月,美国的《时代》周刊报道了莫斯科纪念列宁逝世二十五周年的情景:

全共产世界(不日落国)都在纪念列宁逝世二十五周年。在莫斯科,面带笑容的斯大林和其他党内重要人物坐在莫斯科大剧院观礼……如往年一样,一整天都是歌颂列宁的演讲致词,还包括一个以列宁生平为内容的广播剧,长达一小时。广播剧以列宁最崇拜的贝多芬《热情奏鸣曲》作为压轴尾声,并配上列宁的话作为旁白:
“没有比《热情奏鸣曲》更美的音乐了,惊人、超寻常的音乐!它总让我像孩子一样由衷地觉得自豪——怎么人类可以创造出这样奇迹似的乐曲。”广播剧以最甜美的声音结束:“列宁,就是这样一个人!”(chinesenewsnet.com)

  这样一个人

四十五分钟之后,美国电台也开始发音,播放美国版的列宁生平。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也响了起来,列宁热爱这个曲子的话,也被引用,但是,这一回是全文:

  全共产世界(不日落国)都在纪念列宁逝世二十五周年。在莫斯科,面带笑容的斯大林和其他共党重要人物坐在莫斯科大剧院观礼……如往年一样,一整天都是歌颂列宁的演讲致词,还包括一个以列宁生平为内容的广播剧,长达一小时。广播剧以列宁最崇拜的贝多芬《热情奏鸣曲》作为压轴尾声,并配上列宁的话作为旁白:“没有比《热情奏鸣曲》更美的音乐了,惊人、超寻常的音乐!它总让我像孩子一样由衷地觉得自豪——怎么人类可以创造出这样奇迹似的乐曲。”广播剧以最甜美的声音结束:“列宁,就是这样一个人!”

 
……让我像幼稚的孩子一样由衷地觉得自豪——怎么人类可以创造出这样奇迹似的乐曲。 但是我不能常听这个乐曲,因为,它会影响我,使我有一种冲动,想去赞美那些活在污秽地狱里而仍旧能创造美的人,想去亲抚他们的头。可是这个时代,你不能去亲抚人家的头,除非你要让你的手给咬断。你得重击人家的头——毫不留情地重击——虽然说,理论上我们是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的……我们的任务真的很难搞。

  四十五分钟之后,美国电台也开始发音,播放美国版的列宁生平。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也响了起来,列宁热爱这个曲子的话,也被引用,但是,这一回是全文:

东诺士马克心里已经有一个故事:一个共产东德的秘密警察如何监听一个名作家的私生活。三年的时间,他藏身在维也纳一个修道院里写剧本,但在动手写作之前,他已经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采访曾经做过秘密警察和线民的东德人。

  ……让我像幼稚的孩子一样由衷地觉得自豪——怎么人类可以创造出这样奇迹似的乐曲。

“我发现,”东诺士马克说,“秘密警察是一群把内心情感上了锁的人。他们变成只讲究原则的人,感情元素整个被排除、被封存起来。而这其实就是列宁所表现的:他害怕他的感情会坏了他对原则的追求。”

  但是我不能常听这个乐曲,因为,它会影响我,使我有一种冲动,想去赞美那些活在污秽地狱里而仍旧能创造美的人,想去亲抚他们的头。可是这个时代,你不能去亲抚人家的头,除非你要让你的手给咬断。你得重击人家的头——毫不留情地重击——虽然说,理论上我们是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的……我们的任务真的很难搞。

有一个退休的秘密警察邀请东诺士马克到家中晚餐。很愉快地,这个人告诉他东德秘密警察如何以最高效率搜集“潜在敌对势力”的“气味样本”,只有一次失误:有一个女人,被搜集“气味”的时候,她刚好来月经。秘密警察把带血味的“样本”给狗去闻,“那狗被搞胡涂了”。

  东诺士马克心里已经有一个故事:一个共产东德的秘密警察如何监听一个名作家的私生活。三年的时间,他藏身在维也纳一个修道院里写剧本,但在动手写作之前,他已经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采访曾经做过秘密警察和线民的东德人。

讲故事的前秘密警察说着说着就大笑起来。

  “我发现,”东诺士马克说,“秘密警察是一群把内心情感上了锁的人。他们变成只讲究原则的人,感情元素整个被排除、被封存起来。而这其实就是列宁所表现的:他害怕他的感情会坏了他对原则的追求。”

东诺士马克坐在一旁喝茶,心中战栗不已:原来,“彻底的野蛮和文明,隔得那样近”。

  有一个退休的秘密警察邀请东诺士马克到家中晚餐。很愉快地,这个人告诉他东德秘密警察如何以最高效率搜集“潜在敌对势力”的“气味样本”,只有一次失误:有一个女人,被搜集“气味”的时候,她刚好来月经。秘密警察把带血味的“样本”给狗去闻,“那狗被搞胡涂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