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一,社会我勇哥,人狠话不多
程勇,卖壮阳药,拖欠房租,贿赂房管,满嘴脏话不正经,洗澡搓背一条龙,还有家暴倾向,俨然一幅地痞流氓的模样。

新葡萄京官网 1

最近《我不是药神》的电影宣发铺天盖地,看到徐峥这个大IP,想着估计又是一个票房冠军级的喜剧电影,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个光头亮脑、油嘴滑舌,整出各种营销手段忽悠病人的药贩子形象——得,周末去影院看看,放松放松。

话说就勇哥这状态,也能娶到漂亮媳妇?是不是之前壮阳药卖得很好啊?

文|张瑞 7.4夜

结果,这个电影沉重地让我窒息……影片中,每个人物都似乎困在一个牢笼中,他们在抗争,在泣述着自己的不易和生存原则,我不禁想问,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这里我必须为勇哥正名,他也不是一无是处,即使就前面争儿子这段,不看后续剧情,我也认可他是男人。
父亲卧病不起,一口一口喂饭,即使有些不耐烦,但他还是做好了;面对儿子,永远是笑容,再困难,儿子要球鞋,毫不犹豫给钱,他只在乎儿子还认他这个爸。
勇哥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所有困难他都愿意一个人扛。这不是男人是什么?
相信勇哥肯定是不愿意离婚的,但勇哥确实生活作风不良,有家暴倾向,孩子他妈提出离婚也应该表示理解。但想来勇哥毕竟是最受伤的。
前途迷茫,生计压力,父亲卧病,亟待救治,家庭离散,儿子也可能离他而去。在如此高压,如此痛苦的境地,勇哥依然保持着最美好的善意,他没有堕落,这不是男人是什么?
二,你他妈不是缺钱吗
老吕的到来,为勇哥开启了迈向神坛之路。现在说勇哥是神还为时尚早,毕竟他决定走私格列宁,直接原因是无力承担父亲的高额医药费,他需要钱。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渠道和人脉的重要性,有渠道人脉,你可以干成别人做不成的事。
勇哥凭实力成为了印度格列宁的中国代理,多年的货轮厨房和港口搬运的人脉,以及老吕提供的QQ群主信息,至此,货源、运输和销路,渠道打通。
主要是担心不好控制,也是因为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意识,不然勇哥再来一波微电商骚操作,把格列宁销往全国,销量必然翻n倍。为勇哥感到小遗憾。
提供走私格列宁“创意点子”的老吕、客户渠道总负责人舞女思慧、供应商联络员基督牧师,还有搬运仓管负责人黄毛,团队建设完毕;再加上最后代理权敲章认证,勇哥的一波神操作,“勇哥药物(格列宁)贸易有限公司”就此成立。
一切准备就绪,药物一投入市场,客户就疯狂抢购。毕竟相较之下便宜得多的价格,加上强烈的刚需,想卖不好都难。
勇哥赚得盆满钵满,父亲也成功动了手术,大家数钱数到手抽筋,嗨声一片。
三,怎么这么多锦旗 可勇哥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也没有多么高尚的情操。
当勇哥风光后,其本性尽显无遗。逼格装起来,也读读《做人的资本》;在员工面前摆谱,桌子一拍“公司搞团建”,日常膨胀;在夜店经理面前砸钱,压抑多年,也体验了一把所谓“人上人”的畅快;送思慧回到家后那激动样儿,估计对思慧意淫已久;在药患纠纷时语无伦次,只会发脾气等等。
这些都只是勇哥个人性格的小缺陷,当真正面临强敌时,勇哥是真的毫无还手之力。
张长林卖假药十几年,经验丰富,心大路子野。如果说勇哥是偷偷摸摸搞地下的,那么张长林就是明目张胆貌似正规的路数。张长林的假药场子被砸了,他当然要来抢勇哥的饭碗。
此时的勇哥可管不了那么多,父亲的病治了,也赚了不少,他自己又不是白血病患者,想想也是时候脱手了。
当勇哥说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大家都惊诧了。黄毛说“他骗病人钱,不是害人吗”,牧师说“他是要下地狱的啊”,大家试图以道德的压力来束缚勇哥——让张长林卖格列宁就相当于把病人推入火坑。
自己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没必要再继续搞下去增加进监狱的风险,至少他也救助过这么多人。勇哥这么想,对病患放手,多少也心安理得一些。
说实话,此时的勇哥虽没有高尚的牺牲奉献精神,但他也不是毫无人性,他内心是挣扎的,他非常清楚让张长林卖药是什么后果,但他也只能无力地辩解:药又没断,只是贵了一些……
在“自保小我”和“完成大我”之间,勇哥选择了前者。大家都以为救世主来了,可最终他们意识到勇哥并不是。
四,我不想坐牢
中国第五套人民币是1999年发行的,剧中出现第四套人民币和第五套人民币混用的情况,可以看出那时是刚进入21世纪。那个时候华东地区的纺织服装工业确实是发展迅速,也难怪勇哥一年之内就可以办起工厂,并且办得不错。
一年之后的勇哥,再出现在我们面前,言行沉稳了许多,懂得关心他人,情绪不再有那么大的波动,考虑问题也周全了,完全没有以前地痞流氓那样的轻佻。
当老吕自杀离世,老吕媳妇那句失望的“你走吧”,走廊上众多病友的失望,以及最后黄毛的失望,面对这些失落而又绝望的面孔,我想勇哥内心又一次自责:如果当初我坚持下去,应该就不会有这出悲剧了吧。
无论是以前落魄的时候,还是现在真正发达了,勇哥从来没有瞧不起穷人,也从来不曾丢失对生命的敬畏。反而是发达之后,勇哥没有了物欲时代的功利,懂得去主动承担一些事情,并且有能力承担更多。
“你这次卖多少钱?” “500 !”
勇哥这次是真心的为大家出力,完全没有赚钱的心思。也许是创业一年的磨炼,也许是一年前对白血病患者放手而内心自责反思,也许其他原因,总之,勇哥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
“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啊?” “是!以前是。”
当看到黄毛的笑容,勇哥也笑了,算是放下了一些心里的包袱,放下了一些自责。
勇哥有能力承担更多,并且是主动帮助大家,但他依旧不是神,“我不想坐牢”这句话,不能理解为勇哥没有担当,只能说是勇哥开诚布公把自己的心态告诉大家,让大家不要把他当作救世主,给他过多的道德压力。这其实也无可厚非。
五,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赵立忠的丑恶嘴脸一再出现在镜头前,他倚着“合法”这个强力靠山,一再要求执法人员尽快抓捕“不法药贩子”。而对于充分理解“法大于情”的局长,也只能不断给曹斌施压。
老婆婆向曹斌苦苦求情,当她吐出那句“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曹斌不能不为之动容。四万一瓶的药,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这吃的不是药,吃的是命啊!
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吃人”社会,也不过如此。吃药,本是为了救命,结果吃了全家人的命,讽刺的是,它居然还是“合法”的那一个。
有一个词常被提到——改革开放之后的阵痛。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时代,改革开放为大家带来了丰富的物质条件,可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人逐渐丢失了信仰,他们不知道何为爱,不知道何为生命,他们只知道钱!
当然我们必须看到社会在进步,这个过程必须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先满足了物质生活,再谈精神需求。社会进步是缓慢的,其中必然会有“阵痛”,而有一部分人必须去承受这份阵痛,付出代价,这样看来,“合法”的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种病真的没法治吗?“没法治”只是那些个掉进钱眼里的人的鄙陋之见。有人在主动奉献,也有人在承受“阵痛”,这些都是社会在进步的迹象,度过“阵痛”就好了!
而那些眼里只有钱的人,最应该反思的是:承受“阵痛”的人,为什么不是他们?
在我看来,这世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不懂善。有些人任由自己被金钱控制,被诱惑侵蚀,没有对生命的敬畏,没有对他人的包容,心中没有信仰,没有爱。对此,我称之为“死”,我想这大概也是徐峥想表达的吧!
六,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一年前喝散伙酒的时候,黄毛说了句“那你就把我们……”,这句话没说完,又改口说“那你就把病人推给假药贩子”。可以看出,在那段短暂的相处时光里,黄毛是把勇哥当作救世主,对勇哥非常信赖,也对勇哥有了情感。
一年以后,勇哥再次卖药,黄毛重新拾起对勇哥的信心,并且愿意为勇哥担罪,开车吸引警察的注意。每个人都有成长,此时的黄毛已剃掉黄毛,成为了一个敢爱敢恨有担当,不再只是一味依赖勇哥的成熟青年。
这大概就是情感的力量吧!黄毛因为勇哥变得有爱而懂得了爱,答应回家看看;黄毛因为勇哥变得不畏强敌而懂得勇敢,不再畏畏缩缩;黄毛因为勇哥更加有担当了而懂得承担,宁愿赴死。
而当勇哥看到黄毛的尸体,勇哥愤慨绝望,他向曹斌咆哮“他有什么罪,他只是想活着……”当勇哥看到那张火车票,勇哥伤心落泪了,是真心落泪了。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对黄毛也产生了感情。
他有什么罪,他只是想活着,他勤勤恳恳做着自己的努力,他没有更多的奢望,他只是想活着,为什么连这点小小请求都无法满足他?
黄毛让勇哥掩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善念迸发出来,勇哥理解了病患的痛苦,理解了社会对他们的不公,勇哥决定要尽自己所能来减少这种痛苦,哪怕万劫不复,不为金钱,不为名利,只为得到自己内心的那份安宁!
当印度格列宁药厂关闭,勇哥选择从药店回购药品,还是自己贴钱以500的价格卖出,并且让思慧联系外省的病人。思慧坐在电脑前落泪了,而作为观众的我,此刻也动容了。
意识到自己不会有好下场,勇哥答应把儿子送到国外。可以看得出,勇哥已经放下了自己的一切,但他放不下那么多的病人,放不过这不公的社会。
“我犯了法,该怎么判我都没话讲。但是,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进口的天价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吧!”
这一次,勇哥选择了“大我”,无怨无悔!
在囚车上,路旁众病友送行,主动摘下口罩,给予勇哥最诚挚的认可,勇哥再次落泪,这是感动的泪。他接收到了大家的爱和信任,他看到了大家眼中坚定的目光,他看到了希望,他得到了自己内心的安宁。
此时,勇哥已然成为了大家心目中的神! 后记
故事讲完了,还有许多内容值得讲,老吕、思慧、牧师,还有曹警官,他们都可以拿出来聊;还有一个话题,孩子就是希望,这个点也不错……
整个影片看下来,我很震撼,难得的好片子,让我想起了星爷的《大话西游》。勇哥的心路历程跟至尊宝有异曲同工之妙:
至尊宝从一个自私自利的地痞流氓,变成一个有情有义,有责任心,勇于奉献的人;然后又从一个只专注个人情感的情痴,变成了一个懂得民间疾苦,有至情大爱的成熟男人。他舍弃小我,戴上金箍,决心为这残酷无情的世界护送唐僧取经,为世间带去真情。
勇哥跟至尊宝几乎一样,这就是《我不是药神》要传达给我们的:牺牲在所难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1.

这可能是我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的国产片,在国产片普遍被少打一两分、对国外片极其包容的豆瓣,点映期的《我不是药神》也已经高达9.1分、票房破亿。

我们终于有了反映现实、深究人性的“高分韩国片、印度片”;戴上假发的徐峥、与戴上口罩的王传君,果真没有让人失望。

其实,正如青年导演文牧野所说,这部戏让每个演员都祭出了巅峰演技。

这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

影片的开头,徐峥扮演的壮阳药贩子程勇,穷困潦倒的生活一败涂地:卧病不起的老父亲危在旦夕;离婚的老婆还要带着儿子移民美国……大上海典型的落魄中年男人,靠走私壮阳药,他是救不活老头子了。

新葡萄京官网 2

(陷入困境的程勇)

这时,王传君扮演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老吕),滑头猥琐又油腻地出现了:帮我走私点“印度格列宁”——吃个橘子吧。

正版的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格列宁,高达4万,一旦停药,只有等死;而印度仿制格列宁,出厂价仅仅500。——药效还是一样的!

程勇缺钱;老吕缺药。

新葡萄京官网 3

(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

新葡萄京官网,当生活陷入绝境,总会逼人不折手段;当利益的诱惑足够大,也总会让人铤而走险。——程勇成为了印度格列宁的中国代理商,尽管这种药在中国是禁药。

“谁要做救世主,我要的是钱。”——程勇靠这样的初衷拉拢了5人走私小团队:

白血病患者老吕、女儿是患者的思慧、离家出走在上海自生自灭的少年患者黄毛、一个不正经的牧师老刘。

通过病友群的群主,售价2000的救命药,供不应求;5人团队缺钱的有了钱;缺药的有了药。

一切似乎很完美,程勇竟然还搞起了“公司团建”。

团建时,原本靠跳钢管舞为生的思慧,再也不用跳了,她看着滑稽的男人拿着程勇打赏的钱,在舞台上搔首弄姿,她喊着“跳啊!跳啊!”,眼神里都是过去的自己,那种迫不得已的委屈、心酸、不甘,以及对程勇的感激。

在一次假药宣传大会上,牧师这种有点小聪明又有点操守,同时“慈悲为怀”的小文化人,当面揭破骗局,引来了假药贩子张成林的“惦记”——他卖毫无作用的假药尚且财源滚滚,更何况程勇卖的是管用的禁药。

再三踌躇之后,程勇选择把代理权转让给了张成林。——毕竟是禁药,时刻都有牢狱之灾,见好就收,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电影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程勇宣布不干了。

他的解释,给谁都一样卖,很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在做生意的同时,他们已经产生了一种成就感,甚至是荣耀:他们走私,但他们卖的是救命的真药。

病友群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患者,在等待着希望,更多的在等待着死亡,他们的头像不知道在哪一天,便会彻底灰暗,不再点亮。——程勇是他们续命的“神”。

倔强又自闭的黄毛,摆出了决裂的姿态;思慧或许不理解,但她尊重勇哥的决定;牧师老刘,尽管不愿意看见这个下场,但依然怀着仁慈,“愿主保佑你”。

新葡萄京官网 4

(治愈5人组:牧师、思慧、程勇、老吕、黄毛)

老吕还在自我欺骗,作为一个承受着白血病折磨的上海底层青年,是程勇给了他新的生活。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在走向死亡的路上,耗尽了所有对于生活的向往。之前老吕不止一次想要自杀,直到儿子出生的那一刻,他“一下子就想活下去了”。

他带着勇哥去家里做客,从不喝酒的老婆,硬是敬了勇哥一杯白酒;他带勇哥看自己摇篮里的儿子,露出了本剧难得的纯净、暖心的笑。——他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当勇哥再次确认不干了,老吕佝偻着瘦削的躯体,不甘、悲伤、绝望,又极度克制压抑。

勇哥不仅仅是救他的恩人,更是信仰一般的存在,是他让自己的生活,重新回到“小幸福”的模样,是他拯救了成千上万吃不起正版药的患者:他无意封神,但他一步步被拥护着走向“药神”的高台。

现在这个信仰崩塌了。

新葡萄京官网 5

(勇哥到老吕家做客)

我们依次来看看影片中的各路角色(有剧透,介意慎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冬季js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

生活若是像程勇那样想的也就好了:自己“洗白”做服饰小生意;药让张成林接着卖,更重要的,给老吕、思慧的女儿、黄毛续命。

生活怎么可能都如愿;老吕再次闯入勇哥的世界,已是奄奄一息。

同样是走私,张成林是彻彻底底的生意,他才不在乎什么人命,更不介意榨干在死亡门口徘徊的人:他把印度走私药涨到了3万一瓶,没有人再“拥护”,也便落得被警察追捕。

曹斌,勇哥前妻的弟弟,上海城乡结合处颜值担当的刑警。周一围把这个典型的角色,演出了最不典型的味道。

他拿着调查结果汇报上级:这不是假药,药效相同,价格却只有正版的八分之一。

紧接着,他和局长之间有一段发人深省的对话——

局长:是不是走私? 曹斌:是。 局长:进没进医疗手册? 曹斌:没有。
局长:那还不是假药?!

这一刻法律显得如此冰冷,没有顾及一点人情,而曹斌陷入了抉择与煎熬。

当他突击抓捕一大批购买印度格列宁的患者,没有一个人愿意透露卖药者是谁。一个500从印度走私,又500原价把救命药卖给他们的人,不是药贩子,是救世主!

白发苍苍的患者向曹斌哭诉:

领导,求你一件事。求求你们别再查了。 这药假不假,病人自己能不知道吗?
我得病3年,正版药吃了3年, style=”font-weight: bold;”>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
现在这便宜药才卖500,能救命…… 药贩子根本不赚钱呐, style=”font-weight: bold;”>谁家还能没有个病人, style=”font-weight: bold;”>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 style=”font-weight: bold;”>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活着,这个最基本的诉求,是他们唯一的坚持。

曹斌握起老奶奶颤抖的双手,他再也没有犹豫,放走了所有人。这一刻,他让冰冷的法律有了温度;自我撕裂的曹斌,在这一刻,站在了老百姓这一边:他们想活着,有错吗?

新葡萄京官网 6

(刑警曹斌)

原价走私原价卖的傻子,正是“洗白”一年之后的程勇。

为了老吕,他再次铤而走险;实现了“小康”的他,用一种近乎慈善的方式在走私救命药,纵然进价涨到2000,他依然只卖500。

张成林笑他:这世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在他不走私的那一年,是张成林把药卖到3万之后被追捕的那一年,也是市场上没有印度格列宁的一年,更是老吕吃不起药,看着自己慢慢走向死亡的那一年!

“吃个橘子吧。”再次相见,老吕的第一句话还是橘子。

清创时,老吕撕心裂肺的哀嚎,让勇哥不忍猝看;而老吕的妻子,面无表情,她早已经习惯了。患者在长年累月的病痛折磨中,不仅让自己走向毁灭,也透支了家属所有的温情。

王传君把一个反复化疗,病入膏肓,快要耗尽最后一滴灯油的病患,刻画得入木三分。为了演好这场戏,王传君提前和病人一起生活,暴瘦20斤,为了把生命最后一刻的状态把握到位,他两天两夜不吃不睡。

所以你看见一个面枯眼空、发残骨立的老吕,他是那么的“丑”,没有一点人样,你除了心疼,只有深深的无力感,他活着和死有什么两样?

是的,他活着比死还痛苦。临死之前,他看着熟睡的老婆孩子,露出最后的笑容,安静地离开了,他终于解脱了!

王传君这些年的坚持与不被理解都是值得的,哪怕只剩几个像他一样有坚持有追求的演员,也不至于满屏面瘫;抄袭的《爱情公寓》电影版,就让陈赫之类去演好了,反正他们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什么是演技。当然,嘻嘻哈哈把钱赚了,他们才不会那么像王传君那么又累又傻地追求什么艺术。

如果两年前的《罗曼蒂克消亡史》让我们看到了王传君的惊喜,那么《我不是药神》就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至此,《爱情公寓》所有原版人马的业务水准,和王传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第三次,具有象征意味的橘子出现在黄毛的手中,老吕走了;勇哥带来了救命药,却救不了被死神捏住的人。

老吕就像橘子一样,表面活得皱里皱巴;内心酸楚无助;少有的一丝甜,也在风刀霜剑的摧毁下消逝殆尽;最后腐坏、死亡。

新葡萄京官网 7

(病入膏肓的老吕)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

3.

无论如何,我这药卖定了!勇哥送走了自己的儿子,他知道他的下场。

这次义无反顾的一心救人的举动,引回了孤僻的黄毛,以前看不起勇哥的黄毛,被勇哥彻底征服。

越是日积月累的被人性光辉所折服的崇拜越是致命,黄毛死心塌地跟定勇哥了。在勇哥拖着一车药即将被发现的瞬间,马路杀手黄毛甩开勇哥,挑衅警察,那份得逞的喜悦与嚣张,淋漓尽致:我竟然救了勇哥!

在被曹斌的追捕中,黄毛被车撞死,曹斌抱着黄毛的尸体,自责、愧疚……赶来的勇哥,锥心之痛质问曹斌:他才20岁!他只是想活着!他犯了什么罪!

新葡萄京官网 8

(程勇: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黄毛:以前是)

他只是想活着,你们为什么赶尽杀绝!

坐在黄毛的床头,看到黄毛买的高铁票,他泣不成声:黄毛离家出走之后再也没有回家,家人都以为他死了;勇哥让他回家看看,他很“听话”买了票。

外界与内心,让勇哥走上了绝路,他什么都不顾及了!他要继续卖印度格列宁!我就是要救命!

毫无疑问,他被抓了,被抓的那一刻,他还在给白血病患者亏本送药。抓他的不是曹斌,黄毛去世之后,曹斌辞职不干了。

带着手铐,站在闵行法院的勇哥什么也没说,他只希望,白血病患者的春天早一点到来。

全片最光辉而且不显得空的催泪一幕,让所有在场的观众积累了两个小时的泪点彻底释放:

被宣判5年的勇哥被押送监狱,长街两边,全是被他救助的白血病患者,他们脱口罩致敬(初次与白血病患者见面时,勇哥非常反感他们戴口罩);电影还象征性地把离去的老吕和黄毛,放在了人群中。——以这样一种理想化的场景,去致敬这样一个英雄,一个救世主!

看到这里,我一度以为勇哥会重新审判,会无罪释放;因为本片的原型陆勇,是无罪释放的。

勇哥果真改判了,3年;我想,大概是因为,电影毕竟是面向大众,审核者要让大众知道:做好事,也不能违法。

电影最后的结局,和中国现实一致:国家将正版格列宁纳入了医保。并且:2002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只有30%;到2018年,存活率是85%。

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局了吧:涉及千万底层百姓的议题被关注被解决,让所有人都看见生活的希望。

这部电影上映的2018年,离真实案件发生的2015年,只有3年,几乎是故事发生之后,电影就进入了制作,这或许才是我们所期望的:

好的电影,它应该反映现实、反省现实,坚守一份良知,甚至推动一个国家的进步。

新葡萄京官网 9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燕燕於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诺华公司研制和销售一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格列宁,定价4万一瓶!这价格对普通病友来说太高了,吃不起就意味着生命得到不延续。他们集体去诺华公司大门口拉横幅抗议,扔鸡蛋,抗议天价药。但是,诺华公司有错吗?如果他们一开始投入巨大人力、设备、时间去研发这种药,取得了专利,再去宣传,做市场推广,结果算下来每瓶药的综合成本是3万5,那定价4万是否也是合理的呢?又或者,真实情况下成本5千,定价4万,那是否也是体现了知识产权的价值,符合了以供求关系为基础的市场价格机制呢?难道我们要去逼迫政府动用《反垄断法》的大棒让诺华制药降价销售?对不起,市场专利药,仅此一家,他家的护城河是海沟级的。

期望企业家身上流淌着道德的血液,期望天价药主动大幅降价,就像期望北上广深房价崩盘一样naive。

印度仿制药公司

在印度特殊的专利法律的庇护下,该公司得以仿制“格列宁”,相近的疗效,但出厂价只有200多,经过卖印度神油的小店老板勇哥(徐峥主演)走私后在国内卖价5000,虽然也是暴利,但这价格也让众多病友看到了生命的曙光。从国际普遍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来看,印度法律和印度仿制药公司是违法的,这是赤裸裸的抄袭和偷盗他人的知识成果。但是印度仿制药公司有错吗?他们的行为后果是造福了许多贫穷的病友,给了他们活着的权利,避免了这些家庭的垮塌。但是我们可以只看行为的后果而不看源头的合法性吗?比如现在《我不是药神》电影很火爆,但是50元以上的票价可能对一部分人来说就是几天的工资,我可以在电影院把电影录下来,再到社会上传播吗?

前印度神油小店老板、“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纺织厂厂长——勇哥

勇哥本来开着一家印度神油小店,生意寡淡,浑浑噩噩,以至于租金都要交不起,这时家里老父亲得重病需要缴纳巨额手术费,他铤而走险做上了走私“格列宁”的生意,之后渠道打开,越做越火,获得暴利。好景不长,机缘巧合之下,勇哥被一个专业售假二十年的假药贩子张长林盯上,在威逼利诱下勇哥交出了“格列宁”独家代理权,而张长林要把药价提高到1万,勇哥的同伴们不解,这么多病人等着他救命,而他为了钱说撒手就撒手了。勇哥很崩溃:你们都知道卖假药是犯法的,我又不是白血病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进去了,他们怎么办?

一个小人物,一个走私小贩,被推上了“药神”的圣坛,但在关键时刻,他很清楚,对自己而言最宝贵的还是家人,而相对家人而言,自己的安全也更宝贵。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