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绝症是命运,看的就是宁浩的

《我不是药神》7月5日提前上映,很多朋友都看了,我也看了。

2006年,一部《疯狂的石头》带着横空出世的幽默一炮而红,成为成功小成本电影的典范,也让我记住了一个新生代鬼才导演的名字——宁浩,此后2009年,他带着自己的又一疯狂系列之作《疯狂的赛车》顺利的进入亿元导演俱乐部。疯狂,成了宁浩的一个标签。但我记得很清楚,2009年的1月25日,我拿着北京三里屯美嘉电影院《疯狂的赛车》的票根出来,我对自己说,假如宁浩的下一部作品叫《疯狂的火鸡》又或者什么《疯狂的扫帚》之类,我就再不会去买票看,因为,一个导演如果永远只玩一个路数,他不值得被期待。

 鉴于这部片子在24日才会在国内公映,也就是说,大部分人还没有看过该片,我就尽量不涉及剧透内容了。
首先要说的是,这是宁浩的第三部公映的长片,不论是《疯狂的石头》还是《疯狂的赛车》,还有他的早期作品《香火》和《绿草地》,不得不提的是,宁浩是中国电影界内少有的具有强烈个人特色与风格的电影导演。从大的方面谈,宁浩非常擅长快节奏、完整的叙事风格,同时再配上充满活力的摄像方式。且喜欢多种地域文化相结合,换句话说,导演的作品几乎是把一种阶级矛盾体现的淋漓尽致。例如《石头》里的盗贼三人组,黑心地产商,厂长和厂长儿子,一个小人物男主。《赛车》里禁赛的小车手,杀手二人组,台湾黑帮,还有警察。导演刻意从小人物当中入手去寻找故事,这种小人物的体现也正是深受观众喜爱的一大因素之一,因为他更贴近普通人,更贴近生活。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本身都是刻意来自不同地域的人,不同阶层的人,说着不同的方言,使得电影元素相当多元化,也增加了影片本身的戏剧冲突性,可以说,宁浩的电影当中永远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元素,各种闹腾。在宁浩的作品当中,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都会成为发展后续剧情的一个关键因素,所以说,看宁浩的电影,是需要仔细去看的,因为如果你错过某个细节,那么你很可能就理解不了电影的全部内容,甚至有的时候,这些细节几乎是很不容易被人察觉的。
宁浩的每一部作品可以说都充满了独特性,我们可以称之为宁氏风格,而其中最突出的,就要属独特的快节奏剪辑和完整的叙事方式,多个地域文化的碰撞与冲击,和古典和后现代主义的完美结合。这在中国内地电影中,最难能可贵的。从石头到赛车,再到无和黄,宁浩的作品一部比一部期待性要高,这也从侧面反映
我国观众对宁氏风格的逐渐认识和理解,换句话讲也可以说是内地观众的观影层次正在不断提高,此为可喜可贺之事。
下面回到这部电影本身,总体来说,该片依然没有让我失望,我们之前所说的多元素多元化结合依然很好的支撑着这部电影。最大的一个改变是,叙事结构上,从前两部疯狂的盖里奇式的多线交叉叙事风格变成了单线叙事,这从某种层面讲,影片变得更加紧凑和完整,更加类型化。剧情本身从大喜到大悲再到大喜再大悲,导演很好的控制住了观众的表情,在该笑的时候笑到抽,该哭的时候潸然泪下。
阶级矛盾此次也从内部矛盾转为了外部矛盾,年代从现代回到了抗日年代,而一向对故事发生地极其讲究的导演此次选为了东北作为舞台。往回看看宁浩的每一部作品,他所讲述的故事舞台都充满了文化特色,例如《石头》里的重庆,《赛车》的厦门,以及一直未谋面的《无人区》的西部地区。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这同样是一种宁氏风格的强烈体现。
在影片的配乐上,每一段都恰到好处,而且不失喜感,尤其是其中的战争戏,配乐绝对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点睛之笔,至于到底多么有特色,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宁浩这种古典与后现代的相结合,同样是宁浩的一大特色,例如《石头》中那段电吉他的四小天鹅,相信所有的影迷都对此津津乐道。
摄影方面,在宁氏特色里,宁浩总喜欢用一种特别流畅快节奏的摄影方式去表现一个现实和沉重的故事,这样似乎使影片风格变得更加犀利更加精彩,在这里不得不提其中的一位主创,那就是摄影指导赵非,此人曾是《让子弹飞》和《太阳照常升起》的摄影,更加奇特的是他曾经三次为伍迪艾伦掌机,这可以说是一个传奇,自然《黄金》能请到这样的高手助阵,可想而知在摄影方面,《黄金》做的有多么出色了,但是鉴于我只看过本片一次,还没有看的很细致,所以,在这里就不多做评论了。
宁浩和希区柯克一样,都喜欢在自己的电影之中盖一个戳,例如石头里的医生,赛车里说着太原话的出租车司机,不难看出,宁浩相当喜欢直接参与电影,这同样是一个宁浩风格的特点之一。
对于宁浩来说,他的电影之路可以称之为传奇性的,从《石头》的一鸣惊人,到《赛车》的大胆尝试,可以说宁浩似乎都在玩着电影,电影中可以看出青涩和生疏,但是不缺乏幽默和智慧,宁浩的作品可以让人充满活力和快乐,当然,人总是要经历一些挫折后,才能真正成长的,宁浩在经历了《无人区》的遭遇后,沉寂了三年之久终于又拿出了一部相当之优秀的作品,而且在本部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最大的改变就是,宁浩很明显的变得更加沉稳,也更加成熟了,对电影的整体掌控力正在一步又一步的飞速提升。片中的男主角从最开始的痞子蜕变成长为一个英雄,此次也恰好是宁浩的一次蜕变的最好体现。
总的来说,这是相当相当棒的一部作品,如果你能有时间踏入影院去欣赏下这部作品,你一定会不会后悔
BTW,宁浩的前两部疯狂的作品我时不时就拿出来看上一遍,差不多现在得有30多次了,这部黄金大劫案差不多也会变成这样,我已经觉得我自己沉迷于宁浩的作品无法自拔了

看完电影回家随手一翻朋友圈,不得了啊,这部电影在朋友圈上几乎刷屏了,一致好评,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好电影”

所以,不得不说,宁浩不傻,他要拍自我突破的《无人区》,不过《无人区》显然用力过猛,折了,至今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法去正式解释为什么折了,这部电影的上映也变得遥遥无期,但我对他的期待却越发浓厚了。时隔3年,他带来的新作可喜的不叫《疯狂的劫案》而叫《黄金大劫案》,即使在《无人区》碰壁之后,宁浩,仍然没有放弃丢掉“疯狂”帽子的路。但没有了“疯狂”,我们看啥?

但好到那里的喃?很遗憾,我的朋友们都没有说清楚,看他们说的那么隔靴搔痒望梅止渴,

一个东北小屌丝的励志故事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黄金大劫案》的故事,我觉得是一个东北小屌丝,利用并爱上了一个白富美,最后白富美死了,小屌丝成了精神上的高富帅。
在这部电影中,宁浩还是将自己最擅长的一些手法保留了下来,比如一个故事的基本设定,就有宁浩一贯的风格,将各种立体丰满的单个人物放在同一个事件中,碰撞出一个有想象力的故事,以及宁浩在疯狂系列里面对于小人物大英雄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的惯有命题。一个东北小混混,一个伪满洲国的影后,带着身边的剧组人员组成的一个救国会,一个煮着东北疙瘩汤的神父,一个拥有飞刀神迹的疯爹,一个富家千金,一个似乎还未完全泯灭良心的伪军头子,一个不那么傻逼的日本军官,土匪军团……他们这一群人都围着这一堆黄金转,在1个多小时的电影里去塑造这么多有血有肉的人物,且这些人物都与最后的结果有着必然的联系,这是宁浩在两部疯狂系类里面练就的本事这次仍然得心应手的用在这个电影里。至于这次故事的结构有所转变,多线叙事变单线叙事,反而少了以前宁浩电影的那种观影快感,不凌厉,也缺乏一种需要动脑筋的紧张感。个人而言,这次的这个故事相较于他之前的作品故事有点俗套,也许他放弃疯狂之路第一个想丢掉的是与观众之间的距离感,更希望通过一个简单的故事去拉近跟大众之间的关系,毕竟很多电影观众在电影里并没有太多动脑筋的诉求,电影还是一个娱乐产业,电影对于我们大多数苦逼的上班族而言,只是一个放松的消遣方式,在电影院里的一个多小时,我们爽了就行,不管是哭还是笑。

我觉得还是自己劳烦下自己,来脱靴搔痒大口吃梅地聊聊这部电影。

不憋着,放声笑痛快哭
疯狂系列里面的宁浩是幽默的,虽然宁浩说自己并没有刻意的去打造一种黑色幽默,但他设置的那些像是不断在挠你痒痒的笑点还是被观众买单并推崇,即所谓的荒诞不会让你开怀大笑的“宁式幽默”。相对之前的宁浩,这次在《黄金大劫案》里面,无论是十字架上的小东北还是用东北方言各种耍皮子,都让你想笑不憋着。这个电影的上半场,笑点的铺设较多,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些笑点包袱更直接有效,可以让你欢畅的笑个够。而下半场则开始着力煽情,煽情可能才是宁浩这次最大的转变,一个颂扬民族大义的故事少不了一些狗血的桥段,牺牲,只有牺牲才能让一个人更彻底的觉醒,如果说以前宁浩的电影是不见血的,那么这次,看吧,后半段血淋淋的,一个最后成长起来的爱国混混,他失去了友情,爱情和亲情。老爹那碗最后都没吃上的疙瘩汤也是整个电影最大的泪点之处。

首先,我非常不同意一些朋友说的:《我不是药神》是一部深度好片。

不说爱你的男人未必不爱你
宁浩讲爱情,本就是一个稀罕事。他此前擅长的就是讽刺,深刻的批判主义,一种年少轻狂的劲儿他有,但要说浪漫细胞,我觉得他真没有。在《黄金大劫案》里面,我觉得那段感情戏拿掉也不损这个电影故事的完整性,谁说英雄身边就一定要有个女人呢,可以是很纯爷们的故事,但有了这段戏,也让这个电影的元素更丰富了。每个电影都会给人不同的解读,我觉得宁浩启用清纯的程媛媛来演绎一个白富美的千金小姐,与屌丝小东北之间的短暂却可以刻骨铭心的爱情也是他对于观众的一种妥协,如果说宁浩以前的粉丝都是精英的话,那么这次,他想贪心的一网打尽。如果这仅仅是一种妥协,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他讲得不深刻的原因了,但总体来说,我认为他是及格的,至少他抓住了一些爱情最基本的论点,而这些论点也让当下的观众有一些共鸣。
比如程媛媛问一个有权势的追求者:你爱我吗?那人回答:在大街上问这个问题下流。虽然这也是一个让人发笑的地方,但是这不也正是现今当下的未婚者的迷茫和矛盾吗,在适婚年龄的我们,会为了爱情而结婚,还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当程媛媛最后问小东北:你到底爱不爱我?小东北否认了,但其实我们都知道,他爱她。爱有很多种方式,让我想起我们女生不是也经常会问自己的男友,你爱不爱我吗?当言语不能表达内心最真实的感情的时候,我们需要更用心去感受身边的爱,不猜测,只相信。宁浩如果要传达的只是这么简单的爱情观,那么,足够了。

是好片没错,但它一点都不深。

《黄金大劫案》并不是宁浩的终点,只是他导演途中的某一站,我不想去评判他这个电影更多情节设置上的不合理和漏洞,我更愿意支持他转变的勇气,在经历过更多的人生以后,宁浩想表达的东西已经不是当初的那种带有批判讽刺意识的东西。中国电影在面对好莱坞电影的冲击下,必然会有艰辛的一段摸索之路,直到足够强大跟好莱坞电影抗衡,有人说宁浩的作品总有国外电影的影子,《疯狂的石头》抄《两杆大烟枪》,而这次的大劫案又有《无耻混蛋》的影子,模仿再超越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不过,我更好奇的是这个电影里表现的主旋律影子,是否是宁浩在《无人区》黄了之后对于审片制度的一种妥协呢?而将故事放在三十年代,也许也是为了避开现代社会固有的一些体系风险,让宁浩可以踩着边缘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值得看和思索的电影,可以骂,不捧杀。

我坚持认为,一部好的电影,不应该是一口井,不应该要求观影者必须要探头进去才能看到有什么东西,一部好的电影,更应该是一面镜子,能让每个受众看见自己活着看见自己熟悉的事物就好了。

在这一点上,《我不是药神》可以说是一面非常率真轻薄的镜子,没有所谓的深度,但能照出现实生活中的妖魔鬼怪。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