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是男儿郎,霸王别姬

前两天突然心血来潮想看老片子就看了霸王别姬,感触超深的!我还拉了我妈看,还和我基友一起看,一发不可收拾,反正把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当我看到最后时,突然想到了蝶衣的一生,也许当他小的时候当他被母亲当女孩子呆在窑子里养时,当他以一种最纯洁的眼睛看世界时,看到的却是这个世界的肮脏,看到这个女人靠卖淫,男人在嫖赌而所有人却都以麻木的态度面对这个世界,当小癞子说哪来的窑子里的,当他们说窑子里的东西掉地上时,他通过了自己的行动告诉了自己的态度,他不服,他要光明正大的活着……整部电影看下来他描述了很多,有中国的成长(国民党与共产党看戏的对比),有人性的描写(我觉得四儿是一个人性变化的代表)有他们三人之间的纠葛,但我最看重的是蝶衣在这乱世间的态度,他为了活着而活着,他为了戏而活着,时候联系着哥哥的生平我更了解了哥哥的这个人……(这是我的感觉,纯属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表喷我!)永远宠爱张国荣~

电影放在这里好久,今天终于点了开始,总觉得自己的文笔不好,而且视角始终是片面带着我自己强烈的风格的,但是还是想写几句。
我爱程蝶衣,爱他的性格,大爱、大义、大恨、大释,换做几个月前,我还或许期待着如今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程蝶衣这样的人物。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这句话放在程蝶衣身上甚是不妥,他有情有义,他对段小楼的情从电影一开始就展露无疑。两个小孩子,抱在一起,在冬天的夜里互相依偎着取暖,足以见得这情是蝶衣一开始就种在心里的。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程蝶衣从一开始带着个人主观唱这句词始终是错的,多亏段小楼,用烟袋烫嘴让程蝶衣终于唱对了这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恰巧是这一句使程蝶衣接下来的一生中再也无法摆脱自己逐渐向女儿身的靠近,他对段小楼的情意也早已不是段小楼对他的兄弟情,这在他们之间的互动足以见得。程蝶衣这个戏痴,真是完完全全诠释了不疯魔
不成活,他把虞姬对霸王的感情始终如一的带入到了自己的生活里,才导致了段小楼娶了菊仙以后,程蝶衣对她的妒忌与怨恨。
新葡萄京官网,程蝶衣梦想中自己的霸王终究没和虞姬在一起,他娶了一个窑子里出来的女人,然而正是这个女人,在日后对程蝶衣并不仅仅是一个敌人的角色,抗日战争胜利后,程蝶衣早已沦陷在鸦片的烟雾里,为了帮他戒烟,菊仙倾尽力气,在程蝶衣最无助的时候她抱着程蝶衣的头安慰他,让程蝶衣有了一种对母亲的依恋,对母亲的怀念,正巧菊仙和蝶衣的母亲都是窑子里出来的女人,自幼丧母,更使程蝶衣对菊仙的态度复杂多变起来。
中间的情节太多,多的让我不知道该从谁写起,那我就说说段小楼吧。在没看电影之前,我始终觉得段小楼是从一而终的大男子主义,男性荷尔蒙在他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是我所期待的大义凛然霸气在他的身上仅仅在霸王别姬这段戏里诠释的几近完美,但是戏终归是戏,现实中的段小楼,由于时代政权的更迭,他人性中的懦弱与不坚忍慢慢慢慢暴露出来。他与程蝶衣第一次霸王别姬演出后,眼见着程蝶衣被公公糟蹋了,却没有下文的结束,足以见得他人性中的懦弱从此便开始了,以至于后来的后来,他在文革的时候,面对红卫兵的压制与逼问,大喊程蝶衣是汉奸,看到这里,谁的心中不是气愤,但说到袁四爷和程蝶衣的时候,他开始支支吾吾,她始终没有说出苟且这两个字,还可以见得他对程蝶衣还是有保护的情感的。程蝶衣听到段小楼对自己的背叛,听到霸王最终害了虞姬,他一生中唯一依靠的霸王背叛了他,他还有什么不可以放下的,他疯了,他垮了,他再也不用为他遮遮掩掩了,他失心疯的喊菊仙是婊子,是窑子里出来的,这一喊,使段小楼不得不再一次展现了他无与伦比的懦弱,红卫兵问他对菊仙还有感情吗,他脱口而出我要与她划清界限,我和她没感情了,短短几分钟,段小楼人性的软弱使程蝶衣对他失去了希望,使菊仙也看清了他到底不是那个戏中真正的霸王,面对残酷现实的逼迫,他终究还是为自己建立了保护自己的大伞,菊仙带着对段小楼的死心上吊自杀了,呵,让我不得不叹了口气,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啊。文革,至今我们都不敢深入谈论的话题,在那个时候竟然是一个彻彻底底摧毁人性,捣跨人心的工具,人性最黑暗的一面不得不被逼迫了出来,段小楼并不是因为文革才变的懦弱怕死,而是文革这个助推器更加激化了他人性懦弱的出现。
程蝶衣,因戏而生,这样说或许并不符合实际,但是他是因戏而死,文革结束了,他终于可以和他的段小楼他的师哥他的霸王再次一起演霸王别姬了,可惜,人终究抵不过自己的年龄的老去,段小楼最终还是说,还是老了呀,唱不了了。霸王这一次拿的剑兜兜转转了几十年,最终给了程蝶衣一个了断,程蝶衣拔剑自刎,等段小楼回过头来,佳人已逝。再叹惋,还有什么意义呢?段小楼,唱了一辈子霸王别姬,只有程蝶衣的虞姬和他在一起才是戏,没了虞姬,霸王独唱终究还有什么意思呢?佳人?是的,程蝶衣在我心里就是一位佳人,一位乱世佳人,他追求自己的感情,视戏如命,新中国成立,要求京剧改变,只有他一人坚持不改,这是国粹,改了的就不叫国粹。他对段小楼的感情始终如一,尽管遭到了背叛欺骗,他对段小楼的爱终究是没有变化的,但我也相信段小楼对他的小豆子的感情也是从未消减的。
然而,世事变化,程蝶衣的一辈子,得到,失去,失去,得到,反复无常,最终还是因为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人是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的”
师傅的话,终究却只是一纸笑话,程蝶衣,段小楼,菊仙,袁四爷,老那,这些人的命何尝不是任人摆布不得有抗,唯独到了最后,程蝶衣自己的命终于可以自己成全了,他死在了他最爱的师哥面前,他的霸王面前,没想到,这一生,终究是死在戏里了。
不疯魔 不成活 程蝶衣这一生 真是一出要了命的戏啊。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错了两句话,就这样错了程蝶衣的一生。。。同样,最终错了张国荣的一生。

程蝶衣啊程蝶衣,你可真是,成也霸王,败也霸王……
好一出人生如戏,戏谑人生。

开篇,入剧院。看门人问是谁,清楚之后,说:原来是你二位,你二位可有二十多年没在一块唱戏了吧。段小楼道二十年,程蝶衣对师哥说,是二十一年了。
恍然间,二人都老了,曾经的霸王别姬,一别就是二十一年!一段简单的对话,程蝶衣的清楚记忆年代间隔,可见蝶衣对小楼的依恋至深!我自小出生农村,有一个哥哥,我少年时代对哥哥的依恋那是致命的,哥哥走在哪儿,我都会跟到哪儿。更何况,蝶衣和小楼在这沧桑沉浮的五十年,那是过命的兄弟情!

师父说,那是下三滥的玩意儿,别当你今天玩了个邪,拍了块砖我就能饶你!国粹庞大精深,无百炼不已成钢。小楼救了师父,然而师父仍然秉承文化传承之道,说师父古板不通人情也好,说师父惩罚孩子也好,但对于文化精粹传承,他是无愧的。

娘,我手冷,水都冻冰了。。。娘。看到小豆子说出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我就有抑制不住的泪下潸然的感觉。程蝶衣身世坎坷,出身窑子,母亲被逼无奈,为了保住他的生命,将他送到下九流的戏班子里面——母亲是多么的痛苦,但也是多么的伟大——在冰冷的冬天大雪纷飞的时候,她亲自拿着菜刀剁了小豆子的那多出来的指头!
当指头切掉后,母亲看着小豆子在那儿跪拜祖师爷,静静给小豆子披上了她身上原本不多的外套,然后转身离去。。。小豆子转过身,弱弱的叫了一身,娘。。。镜头切过来:屋外面的大雪纷飞,而空无一人,遥远的天际传来那磨剪子人凄凉的吆喝,磨剪子来戗菜刀。。。我不知道母亲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在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只是感觉古都北平落下来的雪就在那一刻停滞在了空中。。。。。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