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剧看内心戏,大明王朝1566

十多年前的剧现在看还是大赞!都是老戏骨,王朝政治风雨中还有小人物的感情戏。

问题:《大明王朝1566》中的太监吕芳为何能全身而退?

故事从嘉靖三十九年腊月二十九日开始。钦天监监正周云逸借着腊月无雪妄议朝政,认为是朝廷挥霍无度贪墨横行上天才会如此惩罚,被廷杖,执行人东厂太监冯保(这个几十年后在大明朝呼风唤雨的人第一次出现)。周云逸的死由此扯住背后各方势力的较劲。大明朝这艘船已经千疮百孔快沉了。

有大格局又不失细腻,环环相扣,即使配角人物刻画也十分到位。

回答:

在年后(嘉靖四十年)的第一次御前内阁会议上,几方势力交锋。
清流代表:内阁次辅徐阶,户部尚书高拱,兵部尚书张居正为一方,背后是裕王。周云逸是他们的第一仗。
严党:内阁首辅严嵩,工部尚书严世蕃
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首席秉笔太监陈洪,黄锦,石公公,x公公。
皇上:嘉靖帝
清流首先发难严党:去年超支太多,国库亏空,工部有太多烂帐户部没办法批。1、工部把300万莫名的帐挂兵部头上。2、去年浙江和江苏修河堤亏空250万两。3、去年工部给宫里修殿堂亏空400万两。严世蕃回对:1、300万挂兵部是因为给兵部造了40艘军舰,造完了后被市舶司(司礼监管)挪了20艘运丝绸,宫里修殿运木材挪了20艘,明年还给你们兵部,所以才挂的兵部。2、修河堤亏空,有明目帐的,监工是司礼监,可以问他们。3、修殿堂亏空是因为木材选用从国产变成进口的了。然后开始反击,你们是不想给皇上修殿堂么?你们这帮奸臣,跟周云逸是一伙的。

后来还专门去查了史书对嘉靖帝的记载,剧中有几处可以看出他的脾性。

嘉靖帝因为之前的宫女谋杀案一事,我们在剧中看不到宫里有几个宫女,一切大小事务,包括盖印到熬煮汤药,都由亲近的太监一手完成。可见,这些太监是皇帝最亲近的人,但是这些人也得分成“长江”和“黄河”,不然就淹没了君权这座“大山”,这是本剧最长的脉络之一。直到海瑞发起“大招”,但是也只是憾动了嘉靖帝,令其悔悟,却无法动摇君权的根本利益。这是后话。

看严世蕃和高拱吵架是一享受,两个脾气火爆的人对攻,唇枪舌剑夹枪带棍。最后皇上拍板,户部批了吧。所有的帐几乎都能牵扯到司礼监,扯到皇上身上,不批也不行啊。张居正一脸的无奈,他掌管兵部没见到银子,没见到军舰,平白多了300万的超支。江浙修河堤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各方贪腐,可是一扯到司礼监就没人敢发难了。更别说宫里修宫殿的钱,那是皇上要用的钱。这一回合,清流全军覆没,折了一个周云逸后,银子户部还得照准。严党明显占上风。司礼监更厉害,没人敢惹。皇上是那个最后一锤定音的人,他说户部批了吧,同意了工部的亏空,驳回了清流的攻击;他说都是忠诚没有奸臣,驳回了严世蕃的奸臣论,安了清流的心;他又敲打了司礼监,你们怎么当差的,谁让人打死周云逸的?好好抚恤死者的家属。嘉靖的一番太极,把三方都调停的妥妥当当。

户部收上来的银子,因少给他自己的宫殿拨款,他不批。内忧外患国库亏空,无奈之下从其他各部生生挤出银两,内阁给了户部足足的银子年底修好宫殿。

图片 1

那出现的国库亏空怎么办呢?严嵩提出了在江浙施行以稻改桑,具体政策为:减少一半的稻田改为桑田,多生产丝绸,出口国外,充盈国库。嘉靖听的开心的不得了,浙江改桑的田免税,马上定为国策施行。在第一次御前内阁会议结束的时候,裕王府诞生了一个小世子,嘉靖大喜决定立裕王为太子,清流势力增长。原亲严党的司礼监吕芳开始倾向于清流(派冯保去裕王府做世子的大伴)。各方势力间原本的平衡被打破了。随着改稻为桑国策在浙江的推行,大戏拉开了帷幕。在中央角斗的几方势力延伸到地方,波谲云诡,来吧,互相伤害吧。

都说大明朝拖欠百官俸禄而且公务员收入极低,确实。年底发禄米,百官不满来闹,他在高台看着司礼监大太监群殴百官,用此人只因此人够狠。京官被打之后让太子去哄,哄好了所有京官都要给他迁居新殿上贺表。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苦行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夜里生闷气,把被子扔了不盖,当值太监盖上了他又扔,一副小孩脾气。疑心重,没安全感。把他最信任感情最深的大太监吕芳赶出宫去,对他又是疑心又是生闷气也是有些心疼他,殴打京官那场戏,他说,这种事,吕芳做不出来,他也不愿意吕芳去做。内心极其矛盾。

吕芳被称为“老祖宗”,是剧中设定了他是陪伴嘉靖帝最长的太监了,这点在嘉靖帝和黄锦于城门之上,观看朝中的清流百官和内阁对峙的时候,嘉靖帝对黄锦说:“这只是小阵仗,当年朕面对的比这多得多,险恶得多。你还小,当时吕芳就在身边。”这说的是,嘉靖当年和百官的“大礼议之争”,带着“痞性”的嘉靖帝那时才继位不久,就和百官干了起来,影响深远。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透露了一个信息,嘉靖帝从稚嫩到成熟,都是吕芳在身边陪着,少不了出谋划策,鞍前马后,一起受过。所以,吕芳不止像老家人,还是老战友,嘉靖帝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感情。所以,情感上,吕芳也该全身而退。

他重病孤苦之时却喊“吕芳”,当值太监说我不是吕芳,他说喊你便应着。

图片 3

史书记载,嘉靖帝在位四十一年,前二十年是个好皇帝,后二十年不上朝却一人独治。单从能力手段上来看,用人驭人都是很牛逼的。

更不用说,吕芳是有良心的宦官,很少有太监在外人面前暴露让自己自卑的缺陷,从心理上来说,这是大忌,甚至更多的太监因此而心理扭曲,如秦朝的赵高,如今的陈洪。而吕芳在高翰文面前,不仅说了这个大忌,还想成全高翰文和芸娘,这恐怕不止是想得到他的信任,也是吕芳“良心”的表现。正是吕芳这种能“超然”自己短处的宦官,他才没有为自己私利去争,他所做的都是为了嘉靖帝。虽然曾经因为海瑞审的供词,而去找了严嵩和徐阶讲和,这犯了忌讳,连严嵩都觉得不可思议,吕芳居然从后门进来了?所以,嘉靖帝惩罚让吕芳去“吉壤”,吕芳怎么做的?吕芳问清楚后,立刻就动身了。

其他记载,他除了父母之外,似乎没爱过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亲生子。

图片 4

这剧,剧荒了随时可以拿出来看。

这一幕像极了唐朝,老年唐太宗贬李绩去地方,如果李绩一迟疑,立遭杀身之祸。幸亏李绩是“纯臣”,没有所谓的结党营私,没有争权夺利之心,而吕芳正是宦官中的“纯臣”。当然,吕芳一系的黄锦,杨金水,冯保都是他的人,但是吕芳用这些人不是为己,而是为嘉靖帝。所以,杨金水第一次回皇宫,说到胡宗宪,杨金水说了客观的事实,并没有添油加醋,嘉靖帝才说,这个杨金水还是得力的。因此,嘉靖在敲打陈洪的时候说,吕芳没有用过一个自己人,他用的人,都是为朕用的。

在评论区看到一句:你绝对想不到这良心好剧是湖南台拍的。默默点了个赞😅

图片 5

© 本文版权归作者  Yogin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所以,吕芳和嘉靖帝有深厚的感情,又是纯臣。嘉靖帝为了启用陈洪打击百官清流,这是要担恶名的。嘉靖帝让吕芳“小仗受,大仗走”,既是让吕芳全其身,成其名。

回答:

在《大明王朝1566》中,吕芳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好人。对上能够忠心办事,对下能够爱护下属,正如他的干儿子黄锦所说,“我们这些人,原本都不是人,有了皇上我们才是半个人,有了老祖宗的多年呵护我们才有半个人样。”他最后能够善终,带着那个装疯的杨金水远离是非之地,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了。

图片 6

网站地图xml地图